就算如此群众对洪厚甜先生的书风变化多有困惑,书法中的功和性

来源:http://www.siagtgwhlc-offer.com 作者:教育培训 人气:171 发布时间:2020-02-14
摘要:明代大书法家祝允明曾说:有功无性,神采不生;有性无功,神采不实。此句,可以说是书法学习的经典之说。 近几年来,“书法圈”内似乎掀起了“大批丑书”之潮,各种评论不时见

明代大书法家祝允明曾说:有功无性,神采不生;有性无功,神采不实。此句,可以说是书法学习的经典之说。

近几年来,“书法圈”内似乎掀起了“大批丑书”之潮,各种评论不时见诸网络、论坛、微信,不一而足——

问:书协楷书委员洪厚甜,这么另类的书风是不是丑书?

图片 1

比如,有人说:“曾翔的丑书,是他无法摆脱前人的影响,在无聊地挣扎。他超不过前人先贤,只好学天真而卖萌,但已经‘奔六’之人,虽有童心,难有童形。他再也无法在他妈妈的怀抱里自在地吃奶。”

图片 2

那么什么是功呢?功就是笔墨功夫。什么又是性呢?性就是写字人的学识修养。学书法,二者不可偏一。功是入,是师承,是书之本源。性是出,是继承出新,是学而有成。功者事也,性者理也,一则学无止境,一则艺无止境。学人当戒自满,当思日新。古人云:见不尽者,天下之事;读不尽者,天下之书;参不尽者,天下之理。因此,大凡奢言个性而轻修道者,终不免流于浅薄。

有人说:“本来一个功底很好的人,非要强求突破,说什么返璞归真,追求稚拙,这就像一个三十岁的汉子,叼根棒棒糖,流着浓鼻涕,眼泪婆娑的吵着要买玩具一样,你会觉得他这是天真烂漫、童心未泯吗?看到这种情况,你是不是有一种想扇他耳光的冲动?”

早些年对洪厚甜先生魏碑书风还是印象很深刻的,他的书法作品曾连续获得全国第五届、第七届全国书法篆刻展最高奖“全国奖”。实力毋庸置疑。2007年被评为首届中国书坛兰亭雅集“兰亭七子”之一,洪厚甜逐步确立起了当今书坛颇有影响力的实力书家地位。这些年很少看到洪厚甜先生的作品了,没想到他也被卷入了“丑书”的争议之中。洪厚甜和他的书法作品

图片 3

有人说:“‘人之初,性本善’,开始美丽善良的心灵追逐着美丽善良的东西,后来由于各种各样思潮或利益或困难将美丽善良的心灵玷污、泯灭,于是就扭曲了,可悲的是后面还有追随者——亦或明白、亦或糊涂的追随者。真真的可悲至极”……

对洪厚甜有点了解的朋友都知道,他学习书法的老师全都是当今书坛颇有名望的书家,诸如李良栋、蒲宏湘、张海、李刚田、陈振濂、何应辉等名家,都对洪厚甜的书法产生过直接影响。这里特别要说一下曾担任过四川书协主席,现在担任中国书协顾问的何应辉先生。因为在网上流传最广的一份“书坛十大丑书名家”的名单中,何应辉的名字便赫然在列。站在大众的欣赏角度,何应辉的书法风格的确有些“另类”,视其为丑书也很正常。

学习书法,一靠天分,二靠勤奋,三靠悟性。天分是睿智聪慧,是先天所有,也是后天所修。勤奋是刻苦钻研,是坚忍不拔的意志。悟性是迁想妙得,是学识修养之积累。三者皆优,自会心手相应,心手相发,随性所适,处处得笔。

“有本事你写楷书啊?写行书啊?老子行书也是认得一些的!”

现在担任着四川书协副主席和正体书专业委员会主任的洪厚甜,与何应辉先生有着直接的师承关系,美学思想和书风特点受到导师的影响也在情理之中。从洪厚甜先生近些年创作的一些书法作品来看,的确也有了一些“另类”的趋势。这样一位传统功力不俗的实力书家,如果真的随波逐流走进丑书名家的行列,还是颇有几分感慨的。洪厚甜书法作品

图片 4

“这种字,毫无古贴基础,缺乏临摹经验!”

现在的洪厚甜先生,不仅频繁担任书坛最有影响力的国展评委,同时还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书法培训中心教授、专家工作室导师,这样的身份,直接影响着中国当代书法艺术的审美方向。虽然大众对洪厚甜先生的书风变化多有质疑,一些权威书家却对其书法作品表现出前所未有的认同和赞赏。

一幅好的书法作品,给人的感觉不外一个美字。但是,这个美,应该是综合美,而不是单一美。就笔墨而论,它应该是功力出众者。就结字而论,它应该是匠心独运者。就章法而论,它应该是颇有灵性者。然而,所有的美皆源于笔法。书法中的功和性,功是前提,是手段;性是结果,是目的。用笔、结字、造势¨¨¨一切之一切,都在功的统领之下。而功的统领,又必须建筑在性出上。所谓缓以会古,疾以出奇,就是强调书法用笔需要心为。何谓心为?心为者,主控也。笔之所致,皆心之所唤也。

“啊?这种字?我邻居家的那上小学的xxx写的都比这强得多!!!”

著名散文家伍立杨先生,直接将洪厚甜先生推上了流行书风的宝座,更加不吝赞美之词:任何一种艺术形式,如果没有创劈新境的大手笔出现,那就是这种艺术的悲哀。在书法界,今年来流行书风的集团效应,应该说为时代提气。在书法创新的创造者中,洪厚甜先生,是一员指挥裕如的骁将……洪厚甜书法作品

图片 5

…… ……

可惜的是,洪厚甜先生的流行书风不仅没有为时代提气,反倒激起了网友的脾气。伍立杨先生眼中的这位书法创新的骁将,不可避免的卷入了丑书争议的漩涡。

学习书法,初时需要入,及至后来需要出。入是做功,是师古人,是继承。出是性成,是自立门户,是创新。然而,入之者有深有浅,出之者有高有下。深浅高下之间,良莠互现,于是就有了书法欣赏与批评。

看了这些,很多人开始疑惑了,迷惘了。于是,一些人便开始查阅资料,一些人便开始陷入沉思,一些人便开始“顾左右而言他”。

应该承认,洪厚甜先生的书法作品的确受到何应辉书风的影响,并且有了新的表现形式,作品中造型奇特,善用飞白。但由于其作品结构变形过度,枯笔过多等特点,并不符合大众秉承的传统审美习惯,自然会被很多人认定是“丑书”。

图片 6

但是,也有一些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他们毫无畏惧,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奋笔疾书,予以反驳,并且言辞激烈,铿锵有力——

在丑书名家的队伍里,相较于王镛、沃兴华、曾翔、王冬龄等“老将”,洪厚甜只能算是一个“新兵”。但是凭他在当今书坛的影响力,在成功摘得“丑书名家”的头衔后,要后来居上也是指日可待。洪厚甜书法作品

论及书法欣赏与批评,笔者不得不要说,现时的书法品评观和价值观,在某种意义上说,确实比较模糊。比如,现在有些人喜欢写丑书,竟相丑化,有意为之,把字写丑了,居然还称之为大家,而且还互相吹捧,蔚然成风,竞相追逐。真的,现在的书法界,想把字往美处写的人实在不多了,这并不令人费解,学古学不会,写今写不好,那怎么办?只能往歪了、往邪了整。

“真正的丑书,我们固然有理由反对,然而,我发现有不少人却分不清什么才是真正的丑书。但凡看到那些粗头乱服、奇形怪状、自己看不懂的作品,都不分青红皂白,一概而论,列为丑书,这是不行的,也是可笑的。要批丑书,首先需要提高自己的眼力,要懂得什么样的‘丑’才是真正的‘丑’,而什么样的‘丑’,却不是‘丑’,而是‘拙’。雅的美,容易欣赏。而拙的美,却难倒了很多人。拙的美,需要更高的眼力,即所谓‘曲高和寡’、‘阳春白雪’是也,很大一部分都是这种作品,这种美不是为广大群众服务的,这种美是专为行家们准备的。写‘丑书’的人,不是写给老百姓看的,而是写给自己看的,写给业界看的,写给知音看的。”

惊龙轩一直弄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实力书家都耐不住寂寞,或多或少地要受到流行书风的影响;或早或晚地都要加入丑书名家的行列?这样的困惑,或许真的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解答。

图片 7

“什么叫‘丑书’?什么叫‘美书’?炒作概念没有一点意义。对于一个品位低下、鉴赏能力欠缺的人,看着顺眼的就是‘美’,反之就是‘丑’。因此,所谓的“丑书”只是一个伪命题。要想得到艺术享受,你就必须先做一个有艺术修养的人。这个才是真正的‘关键’。”

当然,这也只是惊龙轩一家之言,欢迎与大家一起交流探讨。谢谢!

我以为,尽管书法审美观会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变迁,但书法对于用笔、结体和章法的要求,应该是始终如一的。就用笔而论,古贤二王、智永、虞世南、颜真卿、苏轼、张旭、怀素等大家们的用笔,都是尽善尽美的,而小家们则未必,常常多有败笔。说到底,一件书法作品的美,纵然会先作宏观方面的考量。但从微观角度看,用笔则具有主导的作用。用笔精到者谓之大家,多败笔者谓之小家。这个道理,我们应该明白无疑。虽然,当今书坛盛出行草书,然而细细看来,凡是延续二王一脉的,无不都在继续和保持着完美的用笔法度。所以,一切漠视用笔法度的书家,都会犯点画狼籍、狂驰无度的毛病。

“……我只是提醒大家,不要一棒子打死自己看不懂的书法。明清之际的道家、思想家、书法家、医学家傅山说过:‘四宁四勿’:‘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直率毋安排’。可是,对于这种‘拙’、‘丑’、‘支离’、‘直率’的艺术追求,又有几个人能够真正地弄得懂呢?所以,傅山老夫子说的这番话,意思就是此中的真趣,只能跟知音者言,不足以向外行者说。”

洪厚甜的书法属于那种以点画线条形质取胜的作品,也可以说是有现代审美意识的书法家。洪厚甜的楷书功夫还是非常扎实的,印象最深的是洪厚甜对临和意临《洛神赋十三行》后来还在找到了那件临摹作品。从用笔技法到字形,可以说纯有用二王之法。就洪厚甜的书法风格,可以用八个字概括"峻骨其内,摇曳其外",其书法的线条形质坚实,骨骏不失清雅。洪厚甜的书法并不给人以丑法感觉。

图片 8

“对所谓‘丑书’大批特批的人,没有几个是真正对书法有研究的,他们基本属于书法爱好者,限于自身水平和思想,只认楷书,其它诸如什么金文大篆汉简隶书行草碑刻摩崖大草等等看不懂的,就一概而论,都说成是“丑书”。我想说书法这门艺术,不是人人都能hold住的,有些东西自己看不懂,是因为自己学识浅,再批别人丑书的时候,先认真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你学过什么帖、搞了多少年?是中书协?省书协?还是西冷印社的?”

我们看上图中洪厚甜的《洛神赋》楷书,其传统功夫非常扎实笔法古雅,骨力劲健。

我以为,用笔法度来自于楷书,学书先以楷书为范。楷书是古典主义的美,楷书是文人的情调,楷书需要心平气和,需要执着,需要精雕细琢,需要儒雅人的心灵消费。这些都与当前一切向钱看的时代相违背,所以就遭到冷落。殊不知,即使是浪漫主义的草书作品,那也是功力深厚者的杰作。淋漓尽致的激情,内心深处的隐秘,都是功性合一的结果,绝非胡乱涂鸦、随心所欲而成。功底肤浅、趣味低级、哗众取宠的作品,都是难登大雅之堂的丑类。难怪项穆批评说,这种现象如瞽目丐人,烂手折足,绳穿老幼,恶状丑态,齐唱俚词,游于街市也。不过,时下的丑书,倒也有好运,虽然也入了这个范畴,却还成了某些人追逐。把人们的视线搅乱以后,丑书反而习以为常了。

…… ……

我们看洪厚甜那种粗看有些放逸粗狂的带有民间魏碑书法遗意的作品,放大以后看,线条形质,空间和谐,字形体体态生动,气韵格调刚柔兼济,特别是作品中呈现出来的那种味道,并不见什么怪异丑俗之气韵。洪厚甜的传统书法功夫非常深厚扎。作品所表现出来的清健含蓄隽永的气韵再当代诸多书法家中,是少有的。学书得神方为至道,说洪厚甜的书法的书法之精气神之妙谛,一点都不过分。

图片 9

由此可见,人们可谓是各执一词,莫衷一是。有的亦步亦趋,人云亦云;有的固执己见,刚愎自用。

师傅不走正道,徒弟自然就是歪门,现在想当大师的人太多了,如果他这样子的书法都是书法界的楷模,本人的书法不在其下,只能在其上,做为正规书法协会的领头人具然可以如此随心随便的乱写鬼符一通就可以混成大师名家的话,中国书法前辈们得从坟墓中跳出来骂这些不孝子孙了,书坛和画坛如此乱象,怪不得要被撤销了,上梁不正下梁歪,投机取巧终归会被淘汰出局,希望洪先生还是踏踏实实做事认认真真写字的好,中国书法毕竟是书法,不是鬼画桃符。

当然,玩丑书的人都以傅山的宁拙毋巧之说作为理论的依据。但是,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并没有真正把握傅山学说的真正含义。傅山的意思是,一般的巧和拙都不够完美,与其达不到大巧和大拙,还不如降其格以求拙。这里的拙并不是丑,恰恰相反,那是一种极高的境界,这和丑书者们的故意作丑是格格不入的。丑书者们也常说艺术要创新,艺术要创新的观点无疑是正确的,问题是如何去追求。创新,不是把一切旧的都统统推倒,不是搞它个面目全非。

其实,严格意义来说,所谓“丑书”其实是一个伪概念,书法中只有水平的高低差异,但并没有“丑书”的存在(至于那些龌蹉的江湖杂耍就不应列入书法中)。

本为书法界中坚,也是书界名人。已有功夫,却随意而为,不敢评论,也不苟同。唯有自己娱乐自己,学习写字。

图片 10

面对一张字,你感觉“很丑”,看着“难受”,你认为是“丑书”,但却有些专业人士竟然叫好,你或许认为他们是“装懂”,其实是你审美习惯单一、思维定势固定、思路没有全面展开的缘故。

在网上搜过他的字,从来就没看过他写过好字,真弄不明白这样的人怎么能进书协,还在书画频道进行讲座。所以得出结论中书协都喜爱丑书,都是靠丑书出名的。现在中书协写丑书的不胜枚举,写好字的凤毛麟角。真正爱好书法的,对汉字和汉字的美有一种敬畏之心,真正下功夫,潜心研究古人书法,传承中华民族传统的书法之美。中国有句话叫“字如其人”,从字能看出人的品行,这些写丑书本质上就是名利之客,缺乏道德水准,欺世盗名的小人。

否定传统,无视法度,大搞狂、怪、丑、野的结果,只能是自毁前程、自毁艺术。书法这个东西真的很怪,一开始还真的只是个写写字的事情,但到后来就会越来越觉得不读书不行了,没有国学修养不行了。书法的外在表现,是属于笔墨技巧层面上的事情。而它的内在表现,却勾连着与书法艺术相关的多向学科。因此,书法应该是一件越学越难的事情。

有些漂亮字你咋一看去很好看,但那只求花架子好看的媚俗与浅薄,你一定会感觉味如嚼蜡,如果一定要说其美,那只是不耐看的“小美”。用笔与笔画的变化、线条的刚柔协调、结构的大小穿插、用力之猛、疾、轻、缓等,这些都对书法情感与美感的生发产出作用,这些功夫到位了,才能入味,才能产生经久耐看“大美”了!

洪厚甜书法水平是非常高的,他的楷书古朴,结合了魏碑和唐楷,特别是褚遂良楷书,艺术性非常高。

图片 11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之所以强大的生命力,是因为她有很好的筛选和纠错能力。艺术讲究的是不断地突破和创新,事实上,那些“丑书”的创作者们的探索是有所成效的,只是还不够成熟,因而遭诟病较多。正确的态度是:给他们点时间,历史会决定谁留下,谁滚蛋!

必须保持传承发扬纯正的中华书法,绝不容忍一小撮梁上小丑,所谓的“大师”随心所欲鬼画符,必须肃清画院,书院协会等那些挂羊头卖狗肉“大师、会长”。是该让他们显原形的时候了。

如今倒好,有人以为学书容易,三年、五年都称之为书法家,入了个书协,当上个书协会员,有了个书法专业职称,更成了个著名书法家。于是就互相吹捧,大事攒营,以求名利。记得有一年,有一个四岁的孩子,参加了一次全国书法大赛,评委会为了鼓励年少,给了他一个大奖,结果却被人冠上了小书法家的美名。岂知,四岁的孩子连字都认识不多,更谈不上多向学科的问题。或许是有了一点功,但根本不知性为何物。如此吹捧,岂不可笑。搞艺术,要讲品德和学识,历史上真正称得起书法家的人应该不多。如今却不然,当书法家容易,成大名家也容易,古人都望尘莫及。

丨关注后每天第一时间阅读精彩书画内容丨

我不愿意说任何人怎么样,我只是想拿笔来临池…

图片 12

当代书法存在的最大问题不是出在技法上,而是出在格调上。古人说:功夫不在其内,而在其外。其内指的就是技法,其外指的就是学问和修养。书法之难,难在格调。技法有个三年五载基本上都能掌握,但学问和修养就没那么简单了,这是一生一世的事。所以,尤其是初学书法的人建立正确的学习理念至关重要。不要仅仅把书法艺术当成一门技术活,要把书法艺术和修身养性结合起来,更不要急着出名挣钱,在正常情况下这是不可能的。有人说书法艺术是一门欢乐的艺术,我到认为它真的是一门苦难的艺术,因为它和一个人的思想、学识及修身紧密相连,如果缺失了这些,不管你的技法娴熟到了什么程度,也不管你搞出了什么吸人眼球的花活,都没有意义,也只能是昙花一显而且。所以古人说:书,如其人,如其才,如其学也。徐渭说“人奇字自古”,这个“奇”字是最值得玩味的!

玩丑书的人还喜欢大刮流行书风,还有一句时髦的口号叫做师民间书法。其实,从流行风书法的表面形态看,书风粗狂、漫不经心、东倒西歪、心气浮躁、粗枝大叶、玩世不恭、马马虎虎等病态,实在暴露无遗。他们的字以夸张、变形、扭曲为快感,伸胳膊伸腿,东倒西歪,说字不像字,说画不像画,自以为是创新,其实都是反传统的歪风。学书是雅事,学书可以畅情,可以养性,可以励志,可以医愚,可以延寿。

所谓丑书就是懒得下苦功夫学习研究书法,并且多练多写。但又想沽名钓誉,发大财,只能走鬼画符的邪路,还要披上"专家"、"大师"等耀眼头衔去吓唬,愚弄人。说的直白点,就是为了急功近利而投机取巧,偷奸磨滑。

图片 13

洪厚甜不是一般书法家,看懂洪厚甜书法的不是一般人,一般人是看不懂洪厚甜的书法。高书不入俗眼!

学书当有远心,当不为时俗所弊。那些反传统的所谓的时风,只能是一时之趣尚。大凡没有渊源的东西,大多没有生命力。今日为人重,明日为人轻,都不会久远,难怪有人把它们比作卡拉OK。卡拉OK,人人都可以去唱几首,人人都可以去吼几声,茶余酒后都可以肆意发泄,但毕竟与训练有素的演唱家有着本质的区分。学问、写字、教学,都得老老实实,都得从传统中来。先要学像,然后再求变,都不可能急功近利,都要做真学问。

图片 14

古人说,凡欲学书之人,功夫合作三段。初段要专一,次段要扩大,三段要脱化,每段要三、五年火候方足。如此算来,学书是马拉松式的长跑,绝不是百米短跑。现时的学人,常常畏其持久,于是就试图赶时髦,托名师,走捷径。不师古人学时人,甚至字字写来与师无异,自以为得计,却做了个屋下架屋的书奴,岂不浅薄。初段专一、次段扩大的目的是入,三段脱化的目的是出。出,是自立门户,是自成风格,是自成一家。所以,字字写来与师无异,大可不必也。

图片 15

本文由威尼斯人5139com发布于教育培训,转载请注明出处:就算如此群众对洪厚甜先生的书风变化多有困惑,书法中的功和性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