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作品要有重点,徐渭的书法作品像秋风中飘飘悠悠的落叶

来源:http://www.siagtgwhlc-offer.com 作者:教育培训 人气:117 发布时间:2020-03-12
摘要:陈海良先生谈国展非常高兴能够来到深圳,在我的印象当中,深圳的书法水平和广东的其他地方是不一样的。我今天来是讲行草书和参展的状况,我的课是这样的,我希望我讲一部分,

陈海良先生谈国展非常高兴能够来到深圳,在我的印象当中,深圳的书法水平和广东的其他地方是不一样的。我今天来是讲行草书和参展的状况,我的课是这样的,我希望我讲一部分,大家来提问,让我知道大家想要知道什么。不能完全听我一个人讲,还有我要强调一点,我讲的不一定都是正确的,我讲的任何一个观点,你们都要用质疑的眼光来对待,对你们有利的,就支持一下,假如没有利的,你就听之任之。我只是借助你们现场的书法状况,做出自己的一个判断,你的判断在哪里,我不知道。接下来我们就来讲行草书的创作。我看大家的作品之后吧,觉得有一个情况,你们在写作品的时候,关顾着怎么写,把它写完。或者套着一种模式去写。当你把这个模式拿出来以后,你就把你的策略,计谋,这个策略 这个计谋是不是有过,就像打仗一样,双方交火的时候,大家都在猜测,对方会出什么招数,你们所出的招数是否很高明,只有强大的一方才能想得到。真正有实力的人,他是拿出一张白色的整张宣纸,什么形式都没有的,草书写到底,很好,一等奖获得者。你们现在拿出来的作品,那种模式社会上都有,那就成为一种常规战争了,这是很苦难的,你要在里面较量,尽管你赢了,你生命还有最后一口气,你也会元气大伤,你要吧你的计谋给藏起来,像打仗一样,兵以诈胜。在创作中有一个特点,形式做得非常好,但是在这中间,你没有营造一个矛盾的交际点,没有营造一个重心点,这么多文字,通过你笔法的组合,章法的组合还有材料的组合,你这个东西表现什么,要表现出来,就像一幅隶书,你写出来是为了表现技法,表示墨色的枯涩浓淡,表现把字写得很有趣味,你是要给大家呈现一个什么东西,每一个作品都要有闪光点,你的作品有多少闪光点,你这些闪光点是为谁服务的,你自己要很清楚,它们不是各自为政的。这就是行草的创作,行草书表现的是一种相互合作的精神。你的作品要有重点,比如说重点提防,重点发挥,哪怕是线性的发挥,哪怕是一个块面,哪怕是一个环节的构造,你构造什么?你从头写到尾,那是不能信任的。作为一个评委,他看作品的和时候,首先看的就是造景,他是来不及看你的笔法的。等你的作品有重点感染他,他才会认真的来看你的笔法。有的书法作品,是用好多个方块拼接的,写得满满的,这是书法的劳动模范,我们不能做劳动模范,要出奇制胜。怎么样以少胜过,你在作品里面,你要营造一个闪光点,让大家觉得有看头的地方。比如一个地方,可能什么地方都没有看头,就人民广场有看头,因为人民广场是政府重点盯防,重点营造的地方。你的书法作品重点在哪里,你可以其他地方都不要,只要这里,所有的地方全部牺牲,就一个地方出彩。我们中国书法是讲究二元对立的,在这里面,就是各种元素的对比,这种对应关系要怎么进行调整?有的人很喜欢发挥,每一张都发挥就等于没有发挥,你还不如在最后,就几行很发挥。你的书法作品要要烘托出一个地方,什么地方该含蓄的就要含蓄,什么地方要张扬的,就要张扬。一幅书法作品,从头到尾,它有一个起承转换的过程的,不是说,我把这个字写出来就可以,你一开写出来,要有一个过程,如果一开始就爆发了,这爆发是从哪里来的呢?所以要有一个转换的过程,把这个过程表现出来。(以王安石《京口》)为例,前面两句很一般,后面两句就很出彩,表达了感情,意境全出。你的大作品拿出来,要让以后看作品的人,能够有所感受,就行了,你要打动人,就必须有奇招。你要想到,怎么样第一眼把评委给吸引,他才会进入对你的作品笔法,结构等的。行草要注意整体效果,也就是说要有造境,山东吕金光的作品,他只有一招,就足以胜过其他所有的人了,很厉害的,所有的作品放在那里,人家就会注意到吕金光的。他的形式感很强,一招一招出来,里面加上跌宕起伏的节奏感,有一次在评选的时候,人家实在不愿意让他得一等奖,但是没有办法,其他作品的展厅效果很不好,都很平庸,结果还是让他获奖了。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案例。一幅作品,你要给人第一眼就非常抢眼的,我们行草书创作,不是从书斋写的,现在的作品是为了展览,要有展厅的效果,所以就加入了很多现代的元素,和传统元素要有很好的结合。我已看过去,几乎都是学习二王的,人家都在搞常规,你要怎么弄?评委都看腻了,你的作品有可能会成为被刷的对象。书法要强调多元交合,达到“和”的境界。很多人都说我是写二王的,其实我不是,二王写出来都是拿来卖的,是养活我家庭的时候发的,谁要我的大草书啊,大草书只能拿去获奖,小草书才是卖钱的。如果全部学习二王,那就成为陈忠康了,陈忠康就靠二王吃饭。其他人搞二王的想要获奖就很难了,所有靠二王获奖的人现在都走不出来。这个一个文化现象,而不是一个在技术的本身,当前的行草创作,作品一拿出来,都差不多。不要因为人家外面学什么,你就写什么,人家拿什么招数,你就用什么招数,要想想还有什么招数可以出。你要知道,什么样的形式是美的,一拿出来,你的线条的外形,线条的抒情感,什么样的抒情感是美的。这一点很重点,符合书法审美要求的范围之内,不断地发挥。所以中国书协一向强调,要坚持传统,就是这个原因,一旦脱离了这个框架,第一个被刷的就是你,你可以存在,是属于边沿化的,但是比赛是一种考核,是要有标准的。书法的标准就是技术的标准,考核,是哪个指标等。第一是要有展厅效果,还有就是所有的字都要查过的,不能有错字,写法也要有来头的,杜撰出来的是没有用的,就算确实没有这个字,也要进行很好的磨合。有这些才有过关的希望,接下来评委才会来看你作品的闪光点,你的闪光点点是要重点打造,重点组合的,精心策划的。我投稿大草书的时候,组合好以后,随着自己的性情,写20张,然后贴起来,天天看,看一个礼拜,之后肯定会发现不足,你就把这个作品当成被人审视,被人批评的角度来看这个作品,好在哪里。审讯之后,看看哪里有问题,看看落款,线条,组合,块面上有什么问题等。然后再作调整,把重新调整的东西再加入进去,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再写20多张,面貌就完全不一样,再看一个礼拜,然后再发现问题,作品是这样打造出来的。书法的高手是不多的,大多都是普通的作者,并不是很突出的。就像写二王的,全国最少有一两千人以上,你在里面还有优势吗?你要创造出一种模式,然后顺着这种模式去写,现在很多人的模式都不是自己创造的,而是被复制粘帖了很多遍,你还在用,那你就没有优势了。制造审美形式的人就是大师,把审美形式改变了,那就是大师。你没有大师的内容,没有大师的技法,你要有大师的气派啊。行草书的创作,首先,就是要和你不一样,你看到以前有的作品写得非常好,你就去模仿,那就不行了,你要想办法去超越他。谁都在变,你和他是没有办法比的,你看看哪些行草书的获奖作者,他的形式语言非常明显。你在坚持固有的笔法,方法之上,要怎么样写得和别人不一样。那个不一样,还要在固定的传统审美的范围内,这个审美是有传承性的,就是说你这个线条,要在什么样的范围内表现出来的,抒情性能是没有离开轨道的,你在组合之中,运用得怎么样,到位吗,合理吗?你是不是在自然的范围之内?每个字都有来头,只不过在大家书写的过程变异了而已。你的作品水平比评委高一点点,也不能高很多,否则评委看不懂的。还有一个问题,评委的组织也是比较复杂,不能够只去考虑评委的喜好。你要考虑什么样的作品。整个的评审上,机制上,需要什么有的作品,这样的作品才符合展览,写得太有个性,你可能也会被刷掉,写得太夸张,不再审美的道路上面,就会被刷掉的。用笔不到位,水平大大高于评委,也要被刷掉。资料整理/深圳李志宏陈海良先生谈国展陈海良先生谈国展陈海良先生谈国展陈海良先生谈国展陈海良先生谈国展

威尼斯人官网娱乐场 1

问:问一下,好的行草书作品往往是“满纸云烟”,这个效果是怎么达到的?谢谢?

我看大家的作品之后吧,觉得有一个情况,你们在写作品的时候,光顾着怎么写,把它写完。或者套着一种模式去写。当你把这个模式拿出来以后,你就把你的策略,计谋,这个策略这个计谋是不是有过,就像打仗一样,双方交火的时候,大家都在猜测,对方会出什么招数,你们所出的招数是否很高明,只有强大的一方才能想得到。

威尼斯人官网娱乐场 2

真正有实力的人,他是拿出一张白色的整张宣纸,什么形式都没有的,草书写到底,很好,一等奖获得者。你们现在拿出来的作品,那种模式社会上都有,那就成为一种常规战争了,这是很苦难的,你要在里面较量,尽管你赢了,你生命还有最后一口气,你也会元气大伤,你要吧你的计谋给藏起来,像打仗一样,兵以诈胜。

在张大千的山水画中,(图一)。山谷幽深,云气缭绕,变化多端。可以称作满纸烟云。

陈海良全国第八届中青展入展作品

书法作品中,作品给我们的千变万化,一片苍茫,气象万千,象云烟一样的感觉,就是满纸烟云。

在创作中有一个特点,形式做得非常好,但是在这中间,你没有营造一个矛盾的交际点,没有营造一个重心点,这么多文字,通过你笔法的组合,章法的组合还有材料的组合,你这个东西表现什么,要表现出来,就像一幅隶书,你写出来是为了表现技法,表示墨色的枯涩浓淡,表现把字写得很有趣味,你是要给大家呈现一个什么东西,每一个作品都要有闪光点,你的作品有多少闪光点,你这些闪光点是为谁服务的,你自己要很清楚,它们不是各自为政的。这就是行草的创作,行草书表现的是一种相互合作的精神。

徐渭的书法作品像秋风中飘飘悠悠的落叶,像满天的雪花飞舞,章法上无章可循,纵横错落。结构变化奇特。墨色有层次感,通篇虚实、黑白、节奏处理高超。给人以满纸烟云之感。

你的作品要有重点,比如说重点提防,重点发挥,哪怕是线性的发挥,哪怕是一个块面,哪怕是一个环节的构造,你构造什么?你从头写到尾,那是不能信任的。

徐渭(1521一1593),汉族,绍兴府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初字文清,后改字文长,号天池山人,中国明代书画家,文学家。

作为一个评委,他看作品的和时候,首先看的就是造景,他是来不及看你的笔法的。等你的作品有重点感染他,他才会认真的来看你的笔法。

(个人浅见,仅供参考。不当之处,敬请包涵。下图书法作品由徐渭所书。)

有的书法作品,是用好多个方块拼接的,写得满满的,这是书法的劳动模范,我们不能做劳动模范,要出奇制胜。怎么样以少胜过,你在作品里面,你要营造一个闪光点,让大家觉得有看头的地方。比如一个地方,可能什么地方都没有看头,就人民广场有看头,因为人民广场是政府重点盯防,重点营造的地方。

西晋大文豪潘岳在《杨荆州诔》中写道:

陈海良第一届青年展入展作品

“草隶兼善,尺牍必珍。足不缀行,手不释文。翰动若飞,纸落如云。”

你的书法作品重点在哪里,你可以其他地方都不要,只要这里,所有的地方全部牺牲,就一个地方出彩。我们中国书法是讲究二元对立的,在这里面,就是各种元素的对比,这种对应关系要怎么进行调整?有的人很喜欢发挥,每一张都发挥就等于没有发挥,你还不如在最后,就几行很发挥。

大意是说笔墨落到纸上,如同云烟一般变幻无穷。于是,“落纸云烟”常被用来形容书法高妙,有时也用作“满纸云烟”。

你的书法作品要要烘托出一个地方,什么地方该含蓄的就要含蓄,什么地方要张扬的,就要张扬。

我们先来看看云烟是什么姿态:

书法很有趣,它来自社会实践,又常追求大自然或社会生活中的各种状态,比如书法似飞鸟、如惊蛇,又如船工荡桨、似担夫争道,等等。而云烟也是书法家追求的一种理想的状态。

“落纸云烟”的本义是指行草书尤其是草书中,书写自然 、大小错落、线条多变、墨色淋漓的状态。

比如王铎、徐渭、傅山等人的书法作品。大家与上面的云烟图片比较一下,是不是有一种云蒸霞蔚、水雾迷漫的感觉。

但是现在,只要是形容书法的高超玄妙、变化多姿,也常用“落纸云烟”来形容,且并不特指行草书。

更多文章,敬请关注千年兰亭。

【个人观点,仅供参考】

就题主的问题来看,我想应该是指一些行草书作品中所表现出来的丰富的墨色变化和线条的挥洒飘逸的效果。在书法创作中,线条质感取决于用笔,更准确地说是用锋。提按、使转、切锋、换面等笔法技巧在一幅作品中的应用,以达到丰富的线条质感,而运笔的缓急、轻重、顿挫则用于对不同墨色的表现。

如果追求“满纸云烟”的效果,通常可以采用“饱墨入纸,墨枯笔尽”的方法,而在用笔过程中,需要对行笔速度,轻重、换锋进行配合,这样可以形成丰富的墨色,也尽量避免收不住笔,留不住墨的情况。

另外,还是老生常谈,动笔练手,读帖练心。贴一幅王铎的作品,不知道题主是否说的是这样的效果。

您说的“满纸云烟”大概指的是行草书中的章法吧?

我觉得既然是章法,那么“法”即有“度”。

借用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导陈海良教授的话说:“法是一种制约,一种规范,守法与否的结果有天壤之别,行使的好坏更是判若云泥。”

当然,也有知法犯法者,孙过庭则强调“违而不犯”。所以在书法中,对待法的态度体现了一种文化的态度和文化理想。不过,法的形成自有着其内在的规定性。好比一种社会制度,就有一整套的社会规范与法律、法规与之相匹配。

以下作品及论述均出自陈海良教授。同样,一个艺术形式或一种艺术风格也有一整套法的内在规定与组合,由此来保证它之所以成为可以成为艺术的必要条件,也因此成就其风格与形式的独特性。如诗歌,古风有古风的要求,近体诗最讲究格律,新诗也有着自己的形式、规范,如果把规则打乱,增加它的随意性或许就成散文了。 依次类推,书法的正、草、隶、篆、行五种书体分相别类,主要是由于笔法及笔法组合的不同,在点画和结构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异,乃至各自章法的变化也是判若鸿沟。笔法主要是指执、运之间的关系,使用毛笔的方法。执笔有五指、三指执笔。运笔中包含发笔、收笔、中间行笔,即运笔的疾徐、顿挫、提按、转换、铺毫、绞锋、刷笔,由此而形成的中锋、侧锋、方笔、圆笔等及其形质要求,并有运笔的快慢与墨色相关的润笔、涩笔等等。

法,俗话讲就是“游戏规则”,而“无法之法”是指一种境界,如庖丁解牛,目无全牛,游刃有余,内藏法规,出入于规矩之中。 因此,书法之“法”在具体书写时自有它组合的内在规律及具体要求。有按书体的不同分相组合的,也有在书体所在的法则范围内,与情绪、书写速度等相融合的笔法应用,也有把各种法则打乱而成的“怪书”,如郑板桥的“六分半书”。在书史上,一般能见到更多的“怪书”是一书体到另一书体间的“过渡书体”,如秦汉时期的过渡性书体(介于篆、隶、草之间),充分显示出笔法的“揉杂”。而当一种书体趋于成熟时,笔法的组合就达到一个相对调和、统一的状态。

所以,在书体演进过程中,一方面,各种不同的符合书写规律、艺术规律、时代审美的书写法则在不断地被先人发现并总结而渐趋“定型”或“趋规律性”,这就印证了“用笔千古不易”的符合书法艺术发展的内在规律的古训;另一方面,笔法的组合也处在一个非常活跃的阶段,在不断的“调整”、“摆动”,似乎在寻找一个平衡的点,而一种成熟的书体就是一整套笔法在当时的历史环境、文化背景、书写习惯等制约下趋向比较稳定的组合状态,随着历史的变迁和人们对审美要求的不断提高,也即对“雅”、“礼”的强调,这种相对的“稳定”又“摇摆”起来(隐晦、暴露之分),笔法所隐含的“因子”,即重新组合性能又趋活跃并“摆”向另一个相对的“稳定”,以便和当时的社会文化相适应,而这种“摇摆”到王羲之所处的年代才处于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并最终定型下来。

我认为这是通过二王的整合、扬弃,笔法间的组合渐趋和谐,这种组合所显现的状态既反映了时代的特征,又体现了他们的个性风格,达到一个时代的高度,随着书体的完善,笔法本身也趋稳定,而它们之间的和谐组合,自二王以来未有超越这个高峰的。

“所以,书法的‘法’是处在一种动态的不断被时人扬弃和总结的、合乎时代意义的法。主要体现在成套性、组合性、整合性、和谐性等几个方面。成套性是指:指某一书体、某一片断的一连串的各种法的合理应用,如隶书的一系列笔法,跨越它的范围就不是隶书;组合性是指:几种‘法’的合理结合,可以书写出一个和谐的美的片断,就像音乐的一个旋律,优美而又动听,也像武术中的一套组合拳,一气呵成;整合性是指:对前人的法的运用或者自己在组合的过程中的法的组合进行合理的调整,达到趋风格性、时代性,或一个流派的特点,并且达到一种和谐的状态。因此,法的组合也就体现出一种赏心悦目的和谐性。所以,‘法’是个性化、时代性的成套的完美组合,是共性基础上的完美的个性化”。

所以满纸云烟也不见得就是好作品。

满纸云烟,是狂草的最高境界,也就是书法的最高境界。云烟的境界,还有一个相似的形容词:墨电的境界,是自然界和艺术品的无上上境。

为什么?因为天地之间最为变幻莫测的自然形态,无非是云烟、闪电!所以,道法自然,艺法自然!当然,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则不足以为道也!

所以谈书法之人,最为津津乐道的,是楷书,次则行书篆隶。至于草书,尤其是狂草,往往极少人问津,多目之为画符,何故?不识其中趣也!

威尼斯人官网娱乐场,历代诸多狂草书中,真正能达到如云烟、如墨电般变化艺术效果的,稀若晨星。但就是这几颗闪闪发光的晨星,代表了中国书法亦即世界艺术的最高境界!

首先感谢悟空的邀请,看到这个问题:好的行草作品往往是“满纸云烟”,这个说法倒是有趣的很。我想纠正一下,并不是说所有好的行草作品都要“满纸云烟”,也不是说只要是“满纸云烟”的都是好作品。那么什么是“满纸云烟”的效果呢?我们先上图。

上图是明末清初的大书法家王铎的作品《雒州香山作》,大家可以欣赏一下,看看有没有一点“满纸云烟”的感觉。

不知道你所说的“满纸云烟”是不是这种效果。这种书法的创作方式起源于明末清初的大书法家王铎,被称作“涨墨法”。书法元代之前对墨法其实并没有太多的讲究,只是书家自己的喜好不同而已,例如苏轼喜好浓墨。

董其昌的淡墨书法

而从明代开始,书法家渐渐从国画中找到了一些创作灵感,将国画中的墨色的变化应用到了书法作品中来。首先是董其昌喜好用淡墨书写,他的作品看起来非常的灵动秀丽,感觉墨色在纸面上有一种静静地流淌的感觉。

而后来的王铎发明了“涨墨法”,这种墨法造成了墨色浓淡、干湿的变化,同时与书法本身结字的疏密、聚散相呼应,产生了含蓄多变、风神洒脱的效果。上图中王铎的这幅作品,也是把“涨墨法”应用到了极致。

我们可以看到作品中因为涨墨而造成了笔画之间的粘合,有时候笔画之间的空间完全被淡墨晕染,点画的边缘造成了不规则的形状,这是一种天然之趣。观王铎的书法作品,其墨由湿渐干,由于渐枯,润燥相间,节奏有生,尤其是巧用涨墨来粘并笔画形成块面,一方面简洁形华,避免琐碎,另一方面造成点、线与墨块的对比,纵而能敛,势若不尽,意味无穷。

而现代的有些书法家,就将王铎的这种“涨墨法”使用到自己的创作当中去,有的甚至刻意夸大、夸张这种效果,这也算是书法表现的一种尝试和追求吧。

书法不同于写字。写字只是一种工具,书法是艺术。有的字看着很好看,但它不是书法。书法作品在常人看来并不是多么好看,懂得书法的人才能看出它的美。美在哪呢?好的画家的一幅画,它的画的意境是高书现实的,从画的意境中能看到或领悟到很多超现实的艺术意境,甚至妙不可言。书法也是一样,好的书法作品如同一幅精美的画,也如同一首诗,使人能从中悟出美妙的意境。作者怎么才能作出这美妙的作品呢?首先作者本人心中先要有这种艺术境界,作品就是把这个艺术境界用笔墨或颜料再现到纸上而已。书法也是一样,作者在深厚功底的基础上把要写的东西升华到一艺术的境界,再通过笔端在纸上表现出来。整个作品的章法布局,每个字的结构调整,以及用笔用墨的表现形式等等都要事先在脑海里酝酿,提炼,升华,把你的作品艺术表现主题突出出来,这个作品一定不错的。纷观世面上许多书法作品皆是临募甚至是照抄某名帖的东西,可是名帖的艺术意境是抄不出来的。想要达到这个书法水平确实不容易的,也没有什么诀窍,最重要的一点是多读帖,吸收百家之长,化为己有,终有一天你的书法作品也是妙笔生花。

一是布白和章法自然;二是有极浓的书法气息才能达到这种天衣无缝的效果。謝谢。

多读,多看,多想,多练,多写!就会知道。

疏可走马,密不通风。

一幅书法作品,从头到尾,它有一个起承转换的过程的,不是说,我把这个字写出来就可以,你一开写出来,要有一个过程,如果一开始就爆发了,这爆发是从哪里来的呢?所以要有一个转换的过程,把这个过程表现出来。(以王安石《京口》)为例,前面两句很一般,后面两句就很出彩,表达了感情,意境全出。

你的大作品拿出来,要让以后看作品的人,能够有所感受,就行了,你要打动人,就必须有奇招。你要想到,怎么样第一眼把评委给吸引,他才会进入对你的作品笔法,结构等的。

行草要注意整体效果,也就是说要有造境,山东吕金光的作品,他只有一招,就足以胜过其他所有的人了,很厉害的,所有的作品放在那里,人家就会注意到吕金光的。他的形式感很强,一招一招出来,里面加上跌宕起伏的节奏感,有一次在评选的时候,人家实在不愿意让他得一等奖,但是没有办法,其他作品的展厅效果很不好,都很平庸,结果还是让他获奖了。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案例。一幅作品,你要给人第一眼就非常抢眼的,我们行草书创作,不是从书斋写的,现在的作品是为了展览,要有展厅的效果,所以就加入了很多现代的元素,和传统元素要有很好的结合。

大草《古人诗》 仿古纸 44x30cm 2015作

我已看过去,几乎都是学习二王的,人家都在搞常规,你要怎么弄?评委都看腻了,你的作品有可能会成为被刷的对象。书法要强调多元交合,达到“和”的境界。很多人都说我是写二王的,其实我不是,二王写出来都是拿来卖的,是养活我家庭的时候发的,谁要我的大草书啊,大草书只能拿去获奖,小草书才是卖钱的。如果全部学习二王,那就成为陈忠康了,陈忠康就靠二王吃饭。其他人搞二王的想要获奖就很难了,所有靠二王获奖的人现在都走不出来。这个一个文化现象,而不是一个在技术的本身,当前的行草创作,作品一拿出来,都差不多。

大草《李白诗》 红星生宣 124×246cm 2015作

不要因为人家外面学什么,你就写什么,人家拿什么招数,你就用什么招数,要想想还有什么招数可以出。

你要知道,什么样的形式是美的,一拿出来,你的线条的外形,线条的抒情感,什么样的抒情感是美的。这一点很重点,符合书法审美要求的范围之内,不断地发挥。所以中国书协一向强调,要坚持传统,就是这个原因,一旦脱离了这个框架,第一个被刷的就是你,你可以存在,是属于边沿化的,但是比赛是一种考核,是要有标准的。书法的标准就是技术的标准,考核,是哪个指标等。第一是要有展厅效果,还有就是所有的字都要查过的,不能有错字,写法也要有来头的,杜撰出来的是没有用的,就算确实没有这个字,也要进行很好的磨合。有这些才有过关的希望,接下来评委才会来看你作品的闪光点,你的闪光点点是要重点打造,重点组合的,精心策划的。

陈海良第十一届全国展特邀作品

我投稿大草书的时候,组合好以后,随着自己的性情,写20张,然后贴起来,天天看,看一个礼拜,之后肯定会发现不足,你就把这个作品当成被人审视,被人批评的角度来看这个作品,好在哪里。审讯之后,看看哪里有问题,看看落款,线条,组合,块面上有什么问题等。然后再作调整,把重新调整的东西再加入进去,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再写20多张,面貌就完全不一样,再看一个礼拜,然后再发现问题,作品是这样打造出来的。书法的高手是不多的,大多都是普通的作者,并不是很突出的。就像写二王的,全国最少有一两千人以上,你在里面还有优势吗?

你要创造出一种模式,然后顺着这种模式去写,现在很多人的模式都不是自己创造的,而是被复制粘帖了很多遍,你还在用,那你就没有优势了。制造审美形式的人就是大师,把审美形式改变了,那就是大师。你没有大师的内容,没有大师的技法,你要有大师的气派啊。行草书的创作,首先,就是要和你不一样,你看到以前有的作品写得非常好,你就去模仿,那就不行了,你要想办法去超越他。谁都在变,你和他是没有办法比的,你看看哪些行草书的获奖作者,他的形式语言非常明显。

你在坚持固有的笔法,方法之上,要怎么样写得和别人不一样。那个不一样,还要在固定的传统审美的范围内,这个审美是有传承性的,就是说你这个线条,要在什么样的范围内表现出来的,抒情性能是没有离开轨道的,你在组合之中,运用得怎么样,到位吗,合理吗?你是不是在自然的范围之内?每个字都有来头,只不过在大家书写的过程变异了而已。

你的作品水平比评委高一点点,也不能高很多,否则评委看不懂的。还有一个问题,评委的组织也是比较复杂,不能够只去考虑评委的喜好。你要考虑什么样的作品。整个的评审上,机制上,需要什么有的作品,这样的作品才符合展览,写得太有个性,你可能也会被刷掉,写得太夸张,不再审美的道路上面,就会被刷掉的。用笔不到位,水平大大高于评委,也要被刷。

本文由威尼斯人5139com发布于教育培训,转载请注明出处:你的作品要有重点,徐渭的书法作品像秋风中飘飘悠悠的落叶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