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高窟出土两万多张硬笔书写经卷,就是敦煌古代硬笔写本

来源:http://www.siagtgwhlc-offer.com 作者:教育培训 人气:147 发布时间:2020-03-12
摘要:原题:中国硬笔书法根在敦煌 莫高窟出上万张硬笔书写经卷 兰州晚报(记者 刘学智文/图)硬笔书法是书法艺术百花园中一朵璀璨的奇葩。它的书写工具包括钢笔、圆珠笔、蘸笔、铅笔、

  原题:中国硬笔书法根在敦煌 莫高窟出上万张硬笔书写经卷

图片 1

  兰州晚报(记者 刘学智 文/图)硬笔书法是书法艺术百花园中一朵璀璨的奇葩。它的书写工具包括钢笔、圆珠笔、蘸笔、铅笔、塑头笔、竹笔、木笔、铁笔等,以墨水为主要载体,来表现汉字书写技巧。在现代人的眼里,提起硬笔书法,总会自然地将诞生200年左右的钢笔联系起来,不过,敦煌出土的众多文物证明,早在2000多年前,敦煌地区已十分普遍地使用各种硬笔书写,如同普遍使用毛笔一样。

湖北云梦睡虎地秦墓竹简《编年纪》

  莫高窟出土两万多张硬笔书写经卷

秦始皇二十六年诏版

  敦煌学专家李正宇教授从长期的研究中发现,1900年敦煌莫高窟藏经洞出土的经卷和在敦煌莫高窟及周边地区发现的多种古代民族文字的纸帛文书和题壁文字中,除了绝大部分为毛笔写本外,还发现了一些特殊的经卷,这些卷子上的字迹怎么看都像现代人写的钢笔字,这就是敦煌古代的硬笔书法写本。

比丘尼真净、真惠祭薛阇黎文

  专家们将这些特殊的经卷经过对比以后发现,这些字迹和毛笔书法大不相同,而和现在的钢笔或者圆珠笔书写的字体颇为相似。这些类似钢笔字的文书有儒家典籍、治病药方、寺院账册、官府文牒、借贷契据、学童习字等,各种文体洋洋大观,很多是失传的传统文献。据考证,这些字都是用改良过的木笔、竹锥笔、苇管笔、骨笔、红柳木笔蘸墨写成,和近现代从西方引进的蘸笔十分接近。

什么是敦煌硬笔书法

  李正宇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在敦煌的一个西夏时期的遗址里,发现了一个不长的细竹管,这个竹管一头削成一个尖尖,中间还开了一个缝,就可以沾上墨汁写字了,可以说是中国钢笔的老祖宗。这就是从西汉一直到元代在敦煌地区普遍流行的硬笔书法。现已发现的敦煌古代硬笔写本的存量大约有两万页,这在我国书法史上是一宗了不起的发现。在此之前,人们只零零星星见到过少许在砖瓦、石片、玉器或木版上用刀刻写的文字,不曾见到过大量写在纸、帛上又数百年连续出现的硬笔写本。大量的敦煌古代硬笔写本的发现,突然打开了久已消失的汉、唐、宋、元硬笔书法存在和流行的历史窗口。它证明了西汉以来,硬笔书法依然存在和流行于日常书写应用之中,出人意料地填补了中古时期硬笔书法的空白。

1900年,敦煌莫高窟藏经洞出土约五万卷北凉至北宋中期各种写印本文献。此前和此后,在莫高窟其他洞窟、佛塔及敦煌地区烽燧、坞堡遗址中也发现数千件西汉到元代的汉文及多种古代少数民族文字的纸帛文书和题壁文字,这就是被称为中国近代学术史上四大发现之一的“敦煌遗书”。其中,除绝大部分为毛笔写本外,又有一部分硬笔写本。这部分硬笔写本多为纸本,也有少量的绢本;有汉文,又有10多种古代少数民族文字。这些硬笔书写的古文书,就是敦煌古代硬笔写本。

  李正宇认为,中国书法的诞生可以说是从硬笔书法开始的,这个可以一直追溯到中国最早认定的文字——甲骨文。汉字硬笔书法起源于殷,盛行于商、周、秦代,式微于毛笔出现后的秦汉至民国时期,20世纪后半叶以来再度成为汉字书写的主要工具。中国书法史不只是毛笔书法的一统天下,还有更加源远流长的硬笔书法。两千多年来,汉字硬笔书法从未间断,它一直以不显山不露水的方式低调地存在着,而且是贯穿中国五千年书法史全过程的唯一通脉。

古人将狼毫、鼠须或其他硬纤维制作的毛笔称为硬笔,而把羊毫、鹿毫、兔毫或其他较柔软的纤维制成的毛笔叫做软笔。可见古人所说的硬笔或软笔其实都是指毛笔,与今时所说的硬笔、软笔概念不同。

  敦煌发现我国最早的古代硬笔实物

其实,古人数千年前就已开始并一直不断地使用坚硬之物写画,笔者称之为“古代硬笔”。古代硬笔的制作材料,皆取自竹、木、骨、角、土、石之类的天然材质,敦煌古代硬笔写本就是用这些竹、木、骨、角削磨制作的硬笔书写的。

  据了解,敦煌古代硬笔书法的文字品种有汉文字和多种古代民族文字。敦煌保存下来的古代硬笔书法写本中,内容最丰富、门类最广泛的当数汉文硬笔写本,它包括儒家典籍、阴阳占卜、治病药方、诗歌辞赞、佛教经文、寺院账册、审计决算、官府文书、百姓启状、借贷契据、祭文悼辞、随手写记、学童习字等等,各种文体俱全,多有失传的传统文献。这说明,古代的敦煌地区,硬笔书法非常普遍流行,敦煌使用硬笔书写汉字的人,层面广泛,有官吏、文士、僧尼、学郎、汉人、少数民族,其普及程度出乎我们的意料。

敦煌硬笔写本的书写年代,从西汉末期到元代,延续涵盖1300多年,是我国古代硬笔书迹的珍贵遗存,证明着硬笔作为中古时代的一种书写工具,以及硬笔书法作为中古时代的一种书体的存在与流行确为不争之实,打破了以往认为“我国硬笔书法起自鸦片战争”的旧说,把我国硬笔书法的历史提前了两千年。不仅如此,它还揭示出从汉代以来我国书法史是由硬笔书法和毛笔书法两大系列组成、两条线索发展的事实,推翻了以往用毛笔书法涵盖全部中国书法史的旧史体系,使我们对中国数千年来的书法发展史有了新的理解,从而对中国书法史得以全面观照、整体把握,意义十分重大。

  李正宇教授披露,在1991年,敦煌发现了一支古代硬笔的实物——一支竹锥笔。这支笔是敦煌市转渠口乡硝矿民工李真在敦煌市西北哈喇淖儿东南岸的汉代高望燧遗址掘出的,伴随出土有汉代墨觚一枚,铜箭镞二枚及汉代毛笔一枝。考古专家们参照出土文物加以推断,这支竹锥笔亦为汉代遗物。这支硬笔通长11厘米、宽为0.8厘米、厚0.8厘米器物质料为竹质,人工制成扁平状,一端刀削平齐,一端刀削为尖状。骂器物表面打磨光滑。刀削尖状一端似漆非墨之迹,一面无迹。经专家们考证,这是目前我国已发现的最早的古代硬笔。此笔可插于发髻,盖古代文官常簪笔于发髻,以备随时取用。《汉书·赵充国传》云张安世“持囊簪笔,事孝武帝数十年”,所簪之笔殆即此等锥笔之类。这支笔的发现,表明西汉时,不仅京城的文官张安世之流在用,就连敦煌的普通官员也同样使用这种硬笔,进行书写。

单尖苇管笔

  敦煌硬笔书法改写中国书法发展史

双瓣合尖竹管笔

  敦煌汉字硬笔书体笔画的特点,基本上保持了甲骨文、大小篆、古隶、秦隶一脉相传的汉字硬笔书法笔画的传统法则,并为近现代汉字硬笔书体、书体笔画奠定的基本的规范。近现代汉字硬笔书体的笔画造型,基本上仍未超出敦煌古代硬笔书体笔画的形制大法,同敦煌古代硬笔书体的笔画并无二致。

红柳木笔

  李正宇认为,敦煌古代硬笔书体的笔画,由于受其书写工具(硬笔)性能的制约,在笔画造型上,不追求面的渲染,一般不见笔画的面性张缩,因而同毛笔字的笔画造型异貌别质,区别十分明显。敦煌古代硬笔书体,无论是点还是线,都保持着线条的基本特征,不见明显的面性呈现,至少在视觉上不给人造成面的印象和联想。严格地说,敦煌硬笔书体的点画,不过是线条的缩短;敦煌古代硬笔书体的线,不过是点的延长或曲折。点和线的区别只是线的长短曲直不同而已。因此,敦煌古代硬笔书法其实都是“线”,点是短线,而横竖曲折钩挑捺则是延长及走向变换和曲折不同而已。

古代的硬笔分类

  近日,我国著名书法家、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主席张华庆在敦煌考察时接受本报记者专访,就敦煌硬笔书法的传承和创新提出了独到的见解,他指出:敦煌不但是硬笔书写的发源地,而且敦煌硬笔书法将改写中国书法发展史。

硬笔写本,顾名思义乃是使用硬笔书写的。而硬笔则是我国最早出现并通过代谢更新,生生不已,唯一称得上“永生永恒”的书写工具。

  张华庆说,敦煌硬笔写经,它是指自东汉到元这段历史的写经的硬笔书写,它弥补了以前存在的空缺。因为人们一直以为毛笔在中国的书法和书写中占据着主流的地位。原来最早我们的文字产生的时候,人们是用硬笔来书写的,后来有段时间,硬笔变化了,毛笔成了主要的书写工具,根据敦煌硬笔的写经证明了这段历史的延续。中国书法、书写的历史,硬笔可以说是一脉相承的。硬笔书写、硬笔书法是中华文化传承的唯一脉躯,这样一来,就证明我们敦煌硬笔书法写经在中国硬笔书写、硬笔书法的发展史上,占据迄今最重要的地位。

古代的硬笔大致分为三类:

第一类用竹、木、骨、角、石或金属作材料,削磨出锋刃,用其锋刃在陶器、龟甲、兽骨、金石或竹木面体上直接刻画。最初不蘸墨色,只显划迹刻痕,所以可以称为“刻画硬笔”。这类硬笔,依其质地之不同,可以分别称为木笔、竹笔、骨笔、角笔、锥笔、刀笔。—言以蔽之,可以统称为“原始硬笔”。

第二类硬笔用料有所扩展,制法逐渐精细。例如,为了适应字迹呈形之变化,分别制出锐锋、钝锋、平口、斜口等不同形制的硬笔。这类硬笔,按其质地仍可分别称为木笔、竹笔、骨笔、角笔、锥笔,由于制作及用法有较大改进,可以叫做“改良硬笔”。改良硬笔一部分仍可用以刻道划痕以显字迹,但大部分主要是用来蘸色写字。这种蘸色写字的硬笔,有些仍然可以在甲骨、金石、木片之类硬面受体上刻画(如石笔、锥笔),有些又可以在皮革、麻布、绢帛、纸张之类软面受体上蘸色写画(如竹笔、木笔、芦苇笔)。于是,硬笔的适应性能大为提高,硬笔的使用范围随之扩大。这在硬笔发展史上是一次具有重要意义的进步。所蘸颜色,可以是黑色、白色,也可以是朱色、蓝色、绿色、黄色。所用颜料,最初取天然色,如红土、白土、木炭、石墨及植物色汁(如漆树汁液)之类,后渐有人工合成之色,例如漆加石墨制成漆墨,红多黑少合成紫色之类。用硬笔蘸色作出的字,一般只显色迹,不见刻痕。传说“古者无纸笔,用刀削木为笔,及简牍而书之”,所用之笔,就是这类改良硬笔。

在改良硬笔流行时期,刀笔虽然依旧存在,却不用来蘸色书写,故得排除在蘸色硬笔之外。另一方面,苇笔的出现,成了蘸色硬笔家族新的成员。

第三类硬笔,是无需蘸色而自带其色的硬笔。这类硬笔出现的时间很早,应与前述之原始硬笔同时产生。先是取用有色的块、片、条状自然物,如红土块片、白土块片、木炭条块、石墨条块之类。后乃加工制成专门写画之笔,如铅笔、画粉之类。古代铅笔,是将石墨烧煅研粉,酌加水胶,搓条而成。其制作工艺,远不如今世铅笔制作之复杂精细。“画粉”也是很早就已经出现。原始时代用白土块画抹,已是原始的画粉。

推十二月得病法

新菩萨经

敦煌及其周边地区发现的古代硬笔

近百年来,在敦煌及其周边地区发现过多种古代硬笔的实物及图像。

1.汉代竹锥笔。此笔是1991年在敦煌市西北哈喇淖尔湖东南岸烟囱梁上汉代高望燧遗址发掘出的,伴随出土的有汉代墨书觚一枚,铜箭镞二枚及汉代毛笔一支。参照伴随出土物加以推断,此竹锥笔亦为汉代遗物。这是目前我国已发现的最早的古代硬笔。原物今存敦煌市博物馆。

2.单尖苇管笔。此笔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考古工作队在吐鲁番唐代遗址中发掘出土的。出土时,笔尖已折断。

3.红柳木笔。此笔是1913年斯坦因的助手维吾尔人阿克亨在新疆麻扎塔格遗址中发掘出土的。

4.双瓣合尖苇管笔。此笔是斯坦因1906年在新疆若羌县米兰戍堡遗址发掘出土的。使用年代为公元3-4世纪。

5.双瓣合尖竹管笔。此笔为甘肃省考古工作队1972年在武威市张义堡西夏遗址中发掘出土,其制作与使用年代为12世纪。

以上几种古代硬笔,只是在敦煌及其周边地区已经发现的实物,除此之外,我国古代其他地区还有多种硬笔存在、使用过。

敦煌遗书硬笔写本的价值和意义

敦煌遗书硬笔书法是我国书法史上的珍贵遗存。它的发现,无可置疑地证明着我国中古时期硬笔书法在实用领域的存在与流行,填补了我国硬笔书法史的大段空白,彻底否定了数十年来颇为流行的那种以为我国硬笔书法“起自鸦片战争、由西方舶来”的谬说。它的发现,同时又打破了两千年来毛笔书法独占书坛的单一局面,展现出汉字硬笔书法和多种古代少数民族文字书法追步争驱的热闹景观。表明在我国书法史上,不仅有汉字毛笔书法的巍巍王朝,又有汉字硬笔书法的赫赫盛世(先秦硬笔书法为其杰出代表),还有诸民族文字硬笔书法和毛笔书法各自彪炳一方。表明我国古代书法史也同我国古代社会史一样丰富多彩。

一、敦煌汉文及古代少数民族文字硬笔写本,为公元1世纪到13世纪的遗物,延绵一千多年。它以实物为证,表明中古时代我国硬笔书法的客观存在。从商周秦古文字硬笔书法式微之后,到现代硬笔书法重新振起,中间有两千年的时间,硬笔书法似乎断了线,人们观念上以为我国硬笔书法史出现大段空白。出乎意料的是,敦煌遗书中竟保存有从汉代到元代大量硬笔书法写卷,填补了硬笔书法史上千余年来的大段空白,方知我国硬笔书法史一直延续未断,只不过在这两千年中退居下位、名轻势弱罢了。但敦煌汉文及古代少数民族文字硬笔写本的发现,表明硬笔书法不仅流行于汉族人群,同样也流行于少数民族之中,足以反映中华硬笔书法大家族客观存在之实,且在某些地区还相当繁荣兴盛,不容置疑地证明着硬笔书法为我国所固有,绝非19世纪伴随鸦片舶来之物。从这个意义来说,敦煌中古硬笔写卷的批量发现,不仅填补了我国硬笔书法从甲骨文、大篆、古隶、小篆、秦隶之后到近现代汉字硬笔书法涌现之前的大段空白,从而展示我国五千年来硬笔书法延绵发展的事实,而且揭开了我国书法史尤其是硬笔书法史研究的新纪元。

二、敦煌中古汉字硬笔书法,在我国同一历史时期汉字硬笔书法的全局中具有代表性意义。其他地区中古时期汉字硬笔书法作品多已散佚,虽偶有零星保存(如金、石、陶、玉器物上的刻文),但其系统性及表征性远不足与敦煌中古汉字硬笔书法遗物比肩争胜。因此,敦煌中古汉字硬笔书法便成为同一历史时期汉字硬笔书法最有资格的代表。从敦煌中古汉字硬笔书法特点的分析中可以看到,敦煌中古汉字硬笔书法继承了甲骨文、大小篆、古隶、秦隶线条组字的传统,对毛笔楷书、行书及草书的结体原则及笔画组合规则加以吸收利用,而又对汉字毛笔书体隶、楷、行、草的笔画造型加以改造,将隶、楷、行、草的诸种笔画造型合并简化为一种基质性笔画——线条,通过线条的长短伸缩、方向转折及有机组合而结构成字,将毛笔书体的楷书、行书改造成硬笔书体的楷书、行书。这就从根本上区别于毛笔书法的体式,形成了自己的体式,创立了我国中古时代硬笔书法新的规范。由此可见,将毛笔书体的隶、楷、行、草的面性笔画改造成线性笔画,则是中古时期敦煌及内地硬笔书法的重大作为,它巧借毛笔书体隶、楷、行、草的结构,还硬笔书体之魂,继先秦诸体古文之后又创立了硬笔楷书、硬笔行书和硬笔行草这些上古不曾有过的新的汉字硬笔书体,丰富了硬笔书法的内容和表现手法,从而为我国硬笔书法史打开了另一面,使我国硬笔书法步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除此之外,它还为近现代汉字硬笔书法奠定了基础和规范。近现代各种硬笔汉字,如钢笔字、铅笔字、粉笔字、圆珠笔字、记号笔字,等等,其笔画特点、结体原则及笔画组合规则,都没有突破敦煌中古硬笔书法所创立的规范。从这一现象来看,敦煌中古硬笔书法可以说是近现代汉字硬笔书法的直系先祖。

三、敦煌硬笔书法,继先秦硬笔书法之后再一次在线性笔画上捕捉美的意象、创造美的境界,出现了或厚重、或柔丽、或严整、或娴雅、或匀适整齐、或错落参差等各种不同的风格。从敦煌古代汉字硬笔书法写本可以看出,笔画造型的审美地位已大大下降,而点线的搭配,线条的错综疏密及篇章的虚实布白已上升到较高层次。不可否认,在硬笔书法中,笔画造型之美尽管仍然占有—定的地位,而它在毛笔书法中所具有的最高地位却在硬笔书法中让位于笔画组合、整字结构和篇章布白。总而言之,硬笔书法的造型美,大大突破了毛笔书法造型美的固有观念,从毛笔书法追求笔画的面性渲染,以体现形态、气韵之美,转变为硬笔书法之追求线条流利活泼或稳健持重以及此线与彼线的合适搭配、贴切呼应,以体现整体律动的和谐,在美的创造和审美标准方面,都有较大的改观。由此可见,硬笔书法走着—条与自身特点相适应、同毛笔书法大相径庭的道路。这无疑是对毛笔书法美学定势的一场革命,它带来了一种古老而清新的书法美学观念。说它古老,是由于这种书法美学境界早在甲骨文、大小篆、古隶、秦隶时代已经存在;说它清新,是由于这种书法美学境界随着甲骨文、大小篆、古隶、秦隶之消失而消失,然后又随着敦煌古代硬笔书法的出现而脱胎再生,打破了毛笔书法及毛笔书法美学意韵独霸书坛的局面,为我国中古时期书法美学吹来一缕清风。

四、在这种书法美学发生革命的同时,还带来了另一个成果,就是在不减少汉字笔画的情况下,大大提高了汉字书写的速度。这个速度效益的获得,是由于将横、竖、曲、折、撇、捺、点、钩、挑大加合并,精简为短线、长线、曲线和折线四种笔画,同时又精简了顿、捺及回锋、收锋手法的缘故。归结为一句话,就是压缩了笔画的宽度及顿逗,节省了书写时间,从而也就加快了书写速度。这样一来,就使汉字书写向工具化、实用化、便捷化方向大大迈进一步。在汉字毛笔书法日益向美术化方向发展、日益同书写之省便化方向拉开距离甚至背道而驰的情况下,硬笔书法则大张异帜,在我国书法史上,于小篆、行书、草书之外出现又一次而且是更大的—次方向性的转变。

这个转变,是由硬笔的特性所决定的,也是合乎书写之由繁趋简、由难趋易的演进规律的。它表明:硬笔书法完全可以按照自身的规律求得生存和发展;在艺术境界的追求中,硬笔书法完全可以扬长避短,按照自身的特点进行探索,创造适合自身特点的书法美;可以从毛笔书法艺术理论中汲取于己有益的东西,却不受毛笔书法艺术理论的束缚和局限,不需要跟着毛笔书法亦步亦趋,更不必用毛笔书法的艺术标准削足适履、改造自己。这对当今硬笔书法理论界照搬毛笔书法理论,用毛笔书法的艺术标准来评析硬笔书法作品的做法,具有极大的警示意义和纠偏导正作用。

五、由于敦煌中古汉字硬笔书法只在实用领域中存在和流行,受着实用性的束缚和制约,使它在数百年的历史进程中基本上踟蹰在初级阶段。除了应用的目的之外,它没有刻意追求美的创造,至少没有把主要目标转移到艺术追求上来。在敦煌中古汉字硬笔书法作品中,我们甚至没发现一件完全摆脱实用目的而刻意追求艺术境界的“书法艺术作品”。当我们在充分肯定敦煌中古汉字硬笔书法在我国硬笔书法史上巨大意义的同时,却不可在其艺术成就方面给予过头的评价。它在艺术的创造上,远不如今时硬笔书法所取得的成就。近40年来,汉字硬笔书法飞快地步入了自觉的艺术创作阶段,涌现出一大批致力于硬笔书法事业、卓有成就的硬笔书法家,他们在硬笔书法的实用性与艺术性的结合上努力进行探索,促使汉字硬笔书法迅速从应用性的初级阶段提升到艺术追求的高级阶段,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劳。但是,从甲骨文、大小篆、古隶、秦隶及敦煌中古硬笔遗书等几代硬笔书体的一贯传统来看,当代大多数汉字硬笔书法家对汉字硬笔书体的质量、特点还缺乏明确的认识与科学的把握。有的甚至无视硬笔书法自身的特点及先天条件去扬长避短,反而跟在毛笔书法的身后追步效颦;不敢冲出毛笔书法的艺术规范,却用毛笔书法的艺术标准去规范硬笔书法;不去强化硬笔书法的独立品格,反而弱化硬笔书法的精神锐气;不去摆脱毛笔书法的羁绊,却充当毛笔书法的附庸。这一现象,使我们在为当代硬笔书法的成就鼓掌叫好的同时,又难免一声叹息!

本文由威尼斯人5139com发布于教育培训,转载请注明出处:莫高窟出土两万多张硬笔书写经卷,就是敦煌古代硬笔写本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