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由此形成帖学的文人化审美传统,郭子绪书法的表面是极富传统文人化意味的

来源:http://www.siagtgwhlc-offer.com 作者:教育培训 人气:56 发布时间:2020-03-12
摘要:书法家批评之郭子绪郭子绪在当代书坛的崛起,是墓于他书法的强烈个性意识和反叛传统的价值取向。20世纪80年代中期,当书坛急欲摆脱沈尹默海派风格笼罩、而以张扬个性和主体意识

书法家批评之郭子绪 郭子绪在当代书坛的崛起,是墓于他书法的强烈个性意识和反叛传统的价值取向。20世纪80年代中期,当书坛急欲摆脱沈尹默海派风格笼罩、而以张扬个性和主体意识相标榜的背景下,郭子绪书法的个性化努力几乎使他成为书坛创新的一面旗帜,而他对大批尚不知传统为何物又企望一蹴而就建立个人面目的青年书家来说,更是产生了近似轰动的偶像效应。 郭子绪书法的表面是极富传统文人化意味的,看似不经意的缠绵而又不乏内力的线条,在不疾不徐的延展中呈现出一种墉徽散澹的逸态。很难将其书法线条归类干传统的“折钗股”、“屋漏痕”,但却又具有卜足的古典意味.而结构的变形、夸张更使人们无法用传统的审美眼光加以框限,从而产生陌生化的美感。但在骨子里郭子绪是彻底反传统的,只不过他没有采取一种夸张的过激方式,而是带着一抹温情一动这是他作为现代书家的高明之处—在一个书坛最需要变革、而大多数人尚处于懵懵懂懂的境况下,郭子绪走了一条中庸化因而也是较易获致成功的道路。他破传统书法之“法”而化取传统书法之“神’,并不失时机地借东瀛书法向中国播迁之际,大量汲取了日本书法的现代因素,从而成一己家数。 整个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以郭子绪,还有在书法创作审美风格取向上与之接近的何应辉、刘云泉为代表的“乱头粗服”的流行书风,靡被书坛,无形中成为推动“书法热’形成的外在动力.而流行书风对传统技法的漠视和破坏更使一般习书者乐与闻焉,从而流行书风几乎成为大众化书法的一个标志。 进人90年代,随着书坛对传统书法的理性回归和深人探索,以及专业化书法创作的倡导,流行书风受到极大的遏制。青年书家大多转向对传统的沉潜而抛弃了任笔为体的“墨戏”式创作方式。这似乎成为郭子绪走向英雄末路的开始。 无庸置疑,郭子绪的书法创作观念是尚意重情的,这是自北宋尚意书风兴起以来文人化书法首重的创作审美旨趣,郭子绪在新的历史语境下,对“意”与“情”的抉发,使其焕发出新文人书法的现代魅力。 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郭子绪书法对传统书法价值资源“法”的决绝切断和疏离,使郭子绪书法陷入重重误区。对“扶”的漠视,使其创作游离无根,空无依傍,而几乎全靠夸张、变形来组织自己的书法语言。郭子绪发挥他作为画家造型能力的优长,无字不变其形,将汉字的夸饰推向极致—“构型权变可谓魔道’.对单字造型的过分关注削弱了作品整体气势的畅达和完足,而画字本身对书写性的挑战,也使其线条时露疲软、拖杳之弊。这种近似墨戏的画字,使其书作不无造作、雕琢、轻挑之嫌。黄庭坚云:“凡书害姿媚是其小疵,轻挑是其大病,真须落笔一一端正。至于放笔自然成行,则虽草而笔意端正,最忌用意装饰,便不成书。” 郭子绪书法意在追寻平淡绚烂、自然天真之质,但反而滑人雕琢、做作的泥淖.这似乎是郭子绪始料未及的。随之而来的疑问是,郭子绪书法还能够继续为当代书法提供有价值的创作思想资源吗? 书法培训

刘健是学理工出身,身份是理工大学教授,但骨子里对书法的热爱却从少年一直伴随着他到中年的生涯,以至书法最终成为他的事业立身扬名,而理工则成为他的职业。作为有头脑有追求的书家,在青岛书坛沉闷期,刘健与郭强、刘咏、宋文京等组织的六月书会,以其新锐和对当代书法审美思潮的敏锐感应,打破了青岛书坛的保守状态,一时风云际会,引发了青岛书坛中青年书法创作的篷勃高潮,并迅速形成一支颇具实力的青年书法家创作队伍。刘健也一跃成为青岛书坛中青年代表书家。可以说,书法玉成了刘健的人生价值追求与巅峰状态。

刘健性格爽健,但心性淡雅,具有文人气质,书如其人,这也影响到他的书法审美定向与选择。他服膺帖学,并一直固守帖学。其间虽有过困惑与起伏,但却始终坚持在帖学领域的不懈探索。早年,他的帖学曾颇受时风影响,过于强调对形质的追逐,在笔法与气韵上与传统帖学距离较远。近些年,他远离时风,回归二王经典,从笔法与气韵上,力求接近帖学正脉,逐渐形成雅逸、率真的个性化书风。

从帖学本源而言,帖学的核心旨趣在于文人化,由此,雅与韵便构成帖学的审美价值皈依。雅与韵属精神层面,关涉到的是书法形上价值。它无迹可求,是书家内在精神表现。反映到书法上,便构成书法的意境神彩,所以在南朝时期,书论家尤为强调神采为上,到唐代更形成张怀瓘:不见字形,惟见神采的神采论,并由此形成帖学的文人化审美传统。除审美本体论外,帖学的另一主体价值便是笔法。可以说舍笔法便无帖学,帖学笔法代表了本土书法的最高价值。但自清代颠覆帖学以来,笔法被形质追求所取代,笔法少人问津,甚至成为被攻击的对象,而很长一个时期以来,以笔法着称的书家如白蕉还不如民间书法受推崇,从而无法成为当代某一特殊阶段的主体特征。近些年,随着当代书法的经典转向,二王帖学回归书法话语中心,笔法问题开始受到书坛普遍重视,二王书风取代民间书风成为新的主流书风,这可视为对当代书法非经典传统倾向的反拔。

威尼斯人官网娱乐场,刘健对帖学的研悟,应该说是在当代书法流变的整体背景上展开的,他始终在古与今之间寻求一种创作张力,努力追寻孙过庭古不乖时,今不同弊的审美境地。他在不断摒弃新、奇的过程中,最大程度地保留书法的时代审美感性,而在极力追寻古典帖学精奥时,又力戒陷于泥古的窠臼。这使他当下的帖学创作处于一种较佳的状态。他的作品线条绵密而不乏飘逸,精神外耀而内骨尤存,其创作已超越了纯技法表现,而具有了较高的精神内蕴。

刘健在二十余年的书法创作中,始终固守书法的传统追求,即以传统帖学为主导,强化书法的书卷气。因而,不论其书如何预流时潮,求其新变,皆未同其今弊,从而保持着清明的理性。他的帖学创作奠基二王,又融以宋人意趣,笔法爽劲自然,开合有度,在自由书写中传递出文人气韵。帖学贵士气,贵出乎逸韵风骨的郁郁芊芊的道德文章之气。董其昌在书法即倡为士气,而忌俗气,江湖气、兵气、匪气。作为长期供职高校,以传道授业解惑为职志的刘健,自然不乏对书法文人化的追求。近年来,他在不断深化帖学创作的同时,不断拓化自身创作。在大篆与现代书法,趋古趋今两个跨度极大的领域积极探索,取得不俗实绩。他的大篆创作出入古法,浑穆有致,持正内守,有鲜明的创作追求与个性。当代大篆创作在很大程度上有一味求其激变的趋势,如法、意之间结合有度,则尚不乏意趣,而如法、意乖离,则支离破碎,殊不堪观。刘健作篆力求古意,不慕新巧,跳出时风之外。篆书的古典性质,使其尤重朴厚之致,如礼之重器,须具庙堂大气,不拘为小数。刘健作篆走的是古朴一路,求深穆内蕴,如朴玉浑金,精意内耀,自有不同凡格出。当代写意篆风积弊渐显之后,求古意、求自然,浑穆之趣渐成主潮,如黄虹篆书为当代篆书家所青睐、宗法便说明了这一问题。

刘健在现代书法创作探索上也别具面目。他的现代书法立足汉字本体,不走颠覆汉字本体之路,而是适度夸张,强化单字结构的造型性,赋予每个字以势与感性之张力结构,同时,强化书写性,在自由书写中完成造型性,这就是刘健现代书法独特之处。此外,其现代书法不依赖墨象的营构,而是纯化线条,依据汉字美学因素,因势利导提纯结构,也是刘健现代书法的又一特色。

刘健正值创作盛年,其创作显出多方面综合能力和高度,假以时日,他的创作必将在整合与深化两个方面臻于新的阶境。

本文由威尼斯人5139com发布于教育培训,转载请注明出处:并由此形成帖学的文人化审美传统,郭子绪书法的表面是极富传统文人化意味的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