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5139com】因为书法的产生和演变就是中国文字的产生和演变的过程,错的是临摹的方法出了问题

来源:http://www.siagtgwhlc-offer.com 作者:大家评论 人气:146 发布时间:2020-02-14
摘要:学书法,为什么要临摹?各家观点,非常精彩!开头的那些话!读无名无派兄的《临摹是书法悲剧的根本----打假从反临摹做起》帖,想到一些问题,认为是包括自己在内的、学习书法的

学书法,为什么要临摹?各家观点,非常精彩!开头的那些话!读无名无派兄的《临摹是书法悲剧的根本----打假从反临摹做起》帖,想到一些问题,认为是包括自己在内的、学习书法的人群中认识较为混乱模糊的,感觉有必要发个帖好好讨论一下。偶出几个题,供参考:一、临摹是书法学习的唯一手段,这话对不对??书法这门艺术(有人认为是技术)太特殊,没有其他物象可以直接师法,说师法自然、折钗股、屋漏痕等等,对学习者而言都不好使,还是临摹先贤的笔迹最有效,那么临摹就成了华山一条路,书法也就成为一种承继特别强的艺术(技术),有些人视之为末技也是可以理解的。二、临摹的目的与作用,有没有阶段与层次之分??这个问题搞清了,才能理解为什么同样一部帖,临出来却千奇百怪千变万化。三、临摹与创作倒底有多远??无兄那个帖子有位据说临了60多年碑帖的先生,写出来的东西实在没得看,但偶不敢说他的临得不好,或话他的临作又是另一番面貌;有些人一辈子离不开古人这根拐棍,离了就要现原形,说明在书法这门特殊的艺术(技术)环境中,临摹与创作中间是有距离滴;对于不善学的人而言,这段距离可能一辈子走不过去。

问:什么是书法,是书写的方法吗?

问:临帖到什么程度才好通临?通临弊利,怎样才有耐心精临、怎么精临? 下面是本人近一个月通临《多宝塔碑》其中自己最为满意的三张临写,初学者,请多多指教。很多书友指出我要精临,可是知易行难,怎样才能克服想通临的心理障碍,能够静下心来进行精临呢?精临又该怎么临?

---------------------------------下面是各家观点-------------------------------------

威尼斯人5139com 1

威尼斯人5139com 2

悦斋主 观点:1、临摹好比走路抄近道,目的还是要把自己渡过去。或者说你要去一个地方,你不认识路,那别人走出了一条路,你照着走过去。如果你偏要自己重新走出一条路,那你得首先辨别方向,然后要小心太多的荆棘和陷井,估计顺利走出一条好路的概率很小。 2、临摹好比小孩初学识字,他有一系列的问题要解决,比如怎样认识字以及笔顺孰先孰后等技术问题,然后才能完成一个词、一个句子的书写。 3、中国书法有很多约定俗成的东西,主要是字的写法,这里面有许多简、好、省的做法,许多是顺应自然法则的,你不理睬它,你弄出的东西可能不入流,怎么办,也只好临摹。 4、临摹是在到达一个美好彼岸的过程中最好采用的工具(当然也不是非采用不可,如果不用,可能你也很容易到达彼岸,但不能保证你到达的彼岸一定美好,很可能是一个魔界),而这一过程是长期艰苦的,艰苦到有的人可能永远也走不出来,或者是基本上没什么人能走出来。 5、还有一些人可能根本也没找到通往彼岸的正确道路,所以他们只好在布满荆棘的荒野里四处游荡,直到遍体鳞伤,面目全非。那些连一眼帖都不愿看、不愿临的主儿,大致是此等下场。 6、但如果你须臾都能离开临摹这一工具,直到忘却勇敢探索是你这一程跋涉的主要内容,或是完全陶醉于临摹而忘却了赶路,挟持某一碑帖滾进路边的小沟里而全然不顾何去何从,那也只能由他而去,这有可能成就他“一手”好字,但仅此“一手”而已。风兄出题,边想边写,拉杂于些,就教于诸高士。无名无派 回述:关于临摹好比走入抄近道,说的有些道理,但是,有时候事与愿违。我们的问题是,这个近道有时候是一种习以为常的小道,因为临就是仿造,仿造的和原创相差很远,仿造的再好,和创造有着极大的分别。临帖实际上是一种照搬,很多人还是不明白写字的真正奥妙在那里,好比你走路,你有了方向,接下来要有体力和双脚平衡行走的能力,其次,你是快走还是慢走,那是节奏的问题。反过来说,临摹的目的是为了掌握一种技法,掌握一种途经,可是,套路是谁发明的呢?更深地说,获取这种套路的前提条件是什么呢?很多人只会低下头临摹别人的,没有想过书写还有更重要的问题等待自己解决,这个问题是不能依靠临摹来解决的,这个问题就是章法的问题,这个章法是形成书写风格的关键因素,如果你习以为常地按照别人的风格来行事,到头来,你怎么进入原创的境地呢?章法好比建筑上的建构特色,你知道房子是用转头垒起来的,接下来你采取怎么样的构架来造房子又是一回事,根据设计,你可以制造很多风格的房子,这里的设计不是模仿,而是在了解房子的基本组构元件后,通过创意来完成的。为此,书写也是这样,你已经知道怎么写字,你就不应该把精力过多的花费在垒转头的事情上,你要做到的是设计,通过你的创意来创作出章法各异的作品来。很多人书写上放不开,只会在一种模式里表现,究其原因,就是因为模仿造成的弊端。形式上的创新不仅是笔法上的多变,而且主要体现在章法的变化上,创作虽然是字到词到句再到章的过程,而很多人反过来理解,以为章是很简单的事情,把精力都花费在造词和造句上,结果,通篇看来,文章还是一塌糊涂。写文章的奥妙在哪里呢,你记忆很多词汇,也知道很多故事,可是,你不会巧妙地把这些词汇和故事有机组合起来,你的文章算好的文章吗?临摹其实就是遣词造句的过程,如果把精力过多的放在遣词造句上,能出几个文学家?书法也是这样,你把精力放在临摹上,试问,书法家微乎其微的原因是否就出在这点上呢?我不是反对临摹,我反对本末倒置。如果把书写的重点放在临摹上,你想成为真正的书法大家纯粹是痴心妄想。古往今来,那些领悟到放开的人,正是跳出成法,不拘一格后,才成为独具匠心的艺术家。学书法,为什么要临摹?(二)徐飞 观点:以目前我们人类的认识水平,对人的定向培养似乎还没有多少成功的先例。更何况是纯精神领域的艺术呢?于是,“有教无类”大概是最可行也是最难说的办法。要长大当然要吃东西,可是吃什么东西,怎么吃,什么时候吃好象也不是那么容易说清楚的吧?“顺生”吧,兄弟朋友们!无名无派 观点:法实践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气韵生动的问题,很多书法爱好者到了晚年,书写的水平下降,书写的气势也江河日落,很少人研究这种问题,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什么呢?当我们书写中做到将笔立起来,笔在纸上行云流水地走动,手臂手腕都相得益彰地配合手指的运作,书写中达到稳妥恰到好处,这些都是书写必须解决的问题,而临摹能够获取笔法的技巧,但是,如何写出气韵生动的作品,以及到了晚年依旧可以玉树临风地进行书写,书写过程中依旧做到老当益壮,这些才是书法实践更深层的问题。我的研究是针对盲目地书写来说的,很多人在临摹上下的功夫可谓“无与伦比”,为什么这些人没有出现超越王羲之境界的人物呢?王羲之的故事里还有关于“自己体”的说法,很多人就是不清楚什么是自己的风格,关于自己实际上是自在自由自然的意思,而不能进入自在自由自然的境地,你写一辈子,也是书奴,只能成为一个书匠。本来不想说那么多的,因为冷暖自知,我的经验不是空中阁楼,如果有人认为我在沽名钓誉,说了等于白说。哈哈!

书法说白了就是书写的方法!方法包括字的墨法,章法,笔法和字法。临帖其实就是临摹古人书写的方法!学会古人的书写方法,在此基础上写出富有韵味的字就是书法!有人把书法讲得如何如何高深,写不出令人赞叹富有神韵的毛笔字,其不是纸上谈兵,误导书法初学者!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书法是练出来的,不是嘴上功夫好就能写出来的!(个人看法)

临帖有方法,这个方法就是在临帖中获得笔法理解。看了你的临作,非常认真,但按照临帖要求还不得法。

威尼斯人5139com 3

书法一书是书写,法是法则。没有规讵不成方圆。

无论是精临还是通临,目的只有一个,掌握正确的临帖方法,获得笔法,而临像是获取的手段,通过仔细认真的精临、精摹,你才会明白通过正确笔法技巧书写点画,养成正确的书写习惯,从而真正意义上领悟到藏在点画中的笔法原则精神。

从书写的线条看,没有临帖而能写出这样的效果,又作何解释呢?很多人说我的字体里有谁谁的风格味道,其实这些说法都是很可笑的,因为,当你得不到答案的时候,你就杜撰一些想当然的说法,这些也是情有可原的。我通过回到本原上进行书写的实践,明白临摹不是唯一的学习过程,如果把精力放在本原上,那才是进入自在自由自然境地的途经。我敢这么说,再过几年,我会创作出古往今来前所未有的书法作品,这种作品在点线上会产生不可思议的强烈的震撼力,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能我才说,而做到这点只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真正继承,不懂传统的人不悟道的人,与你说道,只能大笑矣。书写还存在一种心境的问题,这个问题属于修养的范畴。当你进行书写的过程中,怡然自得,没有任何目的地书写,不为名利所束缚,这般书写才能自由自在,这个时候就是发挥本然的作用时刻,这个时候你能明白自然运动的规律究竟是什么,你从整体上能够明白自身书写存在的不足,以及你超越人为的干扰,纯粹进入到自然大道中加以自然地书写,如此,书写不再是书写,只是一种水到渠成的表现,那种功到自然成的道理也就显发出来。熟能生巧,其实,无为书写到了最后也是熟能生巧的问题,这里的熟就是熟练,你熟练了,就能把事情玩圆活,也就是能在表现上达到整体的和谐。很多人写字都喜欢用短锋笔,临摹的作品大都也是短锋笔书写出来的作品。试想一下,如果对方采用长锋笔写的字体,你用短锋笔进行临摹,不是“驴唇不对马嘴”吗?别人在一种心境下写的作品,你用另外一种心境进行模仿,结果会如何呢?书写上要做到求同存异才是正道,故而,没有明白书写工具是如何掌握的,不明白心境是怎么回事,不明白自然而然的道理为何?你去临摹只能步履艰难地不知就里地那么做,而对一个明白书写究竟的人,其只要看一眼这个人的字体,便放开手脚走自己的路,如此,两条腿走路,想去哪里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太极书道著述《心灵的推手·无所住》中已经全面阐述了走出弊端的方法,这里不再多述。临摹没有错,错的是临摹的方法出了问题。应该如何地吸收别人的长处呢?有待大家各抒己见……有人说书法没有看头,一个展览下来,从头看到尾,除了视觉疲劳,还有什么可以激动人心的呢?实际上,创新也存在很多问题,最主要的就是书写功力不深,书写的人心理浮躁,如此,缺乏渗透力的作品,形式再好,就象流行歌曲,不能持久得道别人的欣赏,这样的作品还是没有看头。学书法,为什么要临摹?(三)砚庄 观点:我很早的时候看过邓拓的“大胆练习写字”(“燕山夜话”北京出版社1979年4月第1版第39页)这篇文章。 这里面有一句话我一直忘不掉。 “人们都记得,我国年轻的乒乓球选手曾经在掌握了基本的打法之后,勤学苦练,大胆地打出了自己的风格,这个经验非常可贵。写字也可以运用这个经验。这就是说,要在掌握基本的笔法之后,大胆地练习写字,经过一个时期不断地练习,自然就会写出一首好字。“ 如果仅仅就写一手好字来说,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但如果要深入到书法里面去, 我认为这就很不够了。 基本笔法不知邓拓是何所指。 特别的, 中国书法中的基本笔法历来不是抽象的。 笔法必须要落实到具体的书体和风格才能领会。学书法,为什么要临摹?我想再詳細地思考一下這個題目的意思。1、掌握一些基本技巧以後就可以創作了,我再熟練地運用技巧不就得了嗎?我為什麽要臨摹?2、別人的作品有別人的風格,我最終要寫我的風格,我為什麽要臨摹?3、一些人臨摹了很多古代法帖,最終也沒有成功。於是我要問,我為什麽要臨摹?风行客 观点:勤学苦练,所为者何??偶个人体会有这么几层意思:一、书法是以汉字为素材的造型艺术,使用特定的工具,追求一种固有程式之内的最大自由。——掌握程式要求的基本技术很要紧,否则你就不能进入这个程式,更谈不到使用或利用它。这情形就象京剧要坐科,科班教会你程式,你运用得自如了,才能从心所逾表达你想表达的东西二、书法的技术含量有多高?也就是我们上段所讲的程式的“门槛”有多高?!每个学习者的悟性、业师的指导方法、一定的训练量有关,有些人终生不得其门而入,就是在某个环节出了问题三、临摹是一种最常规、也最基础的训练方式,因为这门艺术的特殊性,我们要进入程式就不得不如此。但临摹训练绝是分层次、有目标、讲原理的,说它是一个系统也不过份,以往这是不传之秘,偶有口传心授,多数要靠作者自行参悟,于是不惜偷坟掘墓呕心沥血,后来有人开始做了一些总结工作,目前学院里的训练模式积累了一些经验,这不过是刚刚起步medialei 观点:关于临摹,从根本上说是“对自然动作的改造”。注意,这里的自然,是初始态,而不是“心手和一”那种舒服和从容。 许多性急的艺术青年,以为由着自己才是自我,其实恰恰不然。由着自己的那种自我宣泄,是一种初始态的真诚,自我感觉越自由,越接近动物性的共性,离真正的个性越远,如驴吼或鸟鸣。但有些鸟鸣确能摆脱这种动物性的共性而显出独特的个性,那就得接受人的理性训练。 古人的法帖里,留存着一套一套和谐而又多彩的动作模型。其中的任何一套都是经过千锤百炼的理性成果——且这种成果已然成为一种文化的现实、文化的“自然”,因而看起来“像是”感性的。不愿意接受她,你可以去画画,或是去做与书法无关的任何事情,但只要你自觉地纳入了书法的审美系统。临摹——实际上也就是绘画里的写生,就是不可能绕过去的文化现实。 想绕过临摹去寻找书法表达的个性,就如同未经训练的驴吼鸟鸣——最终不会有任何个性。剩下来的,只能是动物性的共性,或者是自以为是的肤浅的个性,这种个性经不起时间的空间的检验。时间一长、或拿到大地方一亮相,就会找到大量相似相近的东西,因而不会有任何艺术价值。 有一句话最能说明这种处境——寻找自我的捷径是周游世界。在书法上确立自我风格的捷径,亦如是。都市野狐禅 观点:临摹的目的,就是提高创作水平.学习经典作品技法,了解精彩所在,技巧积累和认识提高后形成自己风格!但真要做起来,还要看具体的方法.现在反对临摹的,实际上反对的是临摹的方法方法是否科学,是否有效,这才是很多临创拉大距离的主要原因!张鹏 观点:从来只知道临,只知道如何按自己的方法临,真没想过为什么要临:))仔细一想,这个话题很有意思.要想和人交流,就必须掌握语言,哑巴可免;要想加入世贸,就必须了解规则,朝鲜不必;要想写字交流,就必须从临摹中寻找共性,有共性,才算入了行当,入了行当,就可以自己开店自己玩了.不想入这个行当的人,大可不必临帖了:学书法,为什么要临摹?(四)zhuyi 观点:还是以谈问题为好.:绕过前人文化成就的创新,有没有可能? -------------m兄的话,在本帖里似指临摹才可以成功或临摹后的创新才可以成功反临摹就是绕过前人成就其实这些都不是问题一,不能穷举,关于成功者皆由临摹来 就艺术言,有一个例外就够了二,不能解释第一个蛋是那里来的,也许是摩天摸地来的三,无限扩大了临摹一词的内延退一步一个书者,穷毕生临摹而后成,即便如此,也不能证明所成乃临摹之果临摹和成功并无因果关系古人说,功夫在诗外当学书者绝大部分都在干着临摹只证明此乃一文化现象广义的书法资源(典籍之外,并含典籍)的运用,是又一文化现象狭义文化那些士大夫官僚皇帝们曾经的辉煌和你我有什么相干?文明所残留的物质和思想的碎片,收藏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和图书馆里而这个文明本身,早已灰飞烟灭江山仍在,人事已非文化的继承,决然不会同型而不同时空因为文化的背景已然不存还有文化有没有继承?什么叫继承?怎么继承?继承什么?文化没有继承文化只有发展继承的只是些资产,那些东东在博物馆,尽管去瞻仰好了继承的不是创造资产的文明本身曾经的已经过去,正所谓逝者如斯说这些其实也没什么用王羲之躺在棺材里满自在的却老是有人揪他出来折腾老人家懂什么咖啡汉堡地铁超市真是下流,写几个字,自己玩就得了自摸不是自摸是志池里养着大鱼墙上有我画的鱼儿得闲我写几个字儿女儿认得鱼儿看着墙上挂着的,看着我写着的,都管叫阿鱼女儿喜欢爹每天缠着要涂几笔女儿涂的阿鱼不是阿鱼是喜欢临摹,就是要靠近临本,方可定义为临摹所谓的意临,似与不似,等等等等,这些词都是在伦理下干的偷鸡摸狗的事阴阳怪气的我从来不用这些词什么意临?有己意就不要临说几句所说规性的我性丧失应是技术问题.反临摹基本是态度临摹作为方法的旧文化基石已不在(我认定它大部是伦理),现在人眼观似应打开.如果临摹是手段,那反临摹也是.此两者都不能带来写好字的必然结果.所以我宁愿选择态度.法心,法自然也可以是技术的.实在一点的话就是写字尽量符合材料和自身手势.生理特征支持反临摹.临摹没有合理性,它只是一种文化特征.旧文化场景已不在,留存的只是些资源.故无所谓遵循或恪守,只有建设而已所说规性的我性丧失应是技术问题.反临摹基本是态度临摹作为方法的旧文化基石已不在(我认定它大部是伦理),现在人眼观似应打开.如果临摹是手段,那反临摹也是.此两者都不能带来写好字的必然结果.所以我宁愿选择态度.法心,法自然也可以是技术的.实在一点的话就是写字尽量符合材料和自身手势.生理特征支持反临摹.临摹没有合理性,它只是一种文化特征.旧文化场景已不在,留存的只是些资源.故无所谓遵循或恪守,只有建设而已学书法,为什么要临摹?(五)刘兆彬 回述zhuyi 观点:zhuyi兄多年来一直坚持反临摹的态度,确实是看到临摹的一些负面作用,而且,看得还很深刻,毕竟“古人何所师”,最早的古人,是无所师,是法天地、自然和心的。但是,我们是写汉字,是和这种“既成的文化”打交道,所以,必须接受该文化的固有规定性,否则,该文化就不会承认我们,这是一个文化认同问题。如果想反对这个,鄙弃对这样一种文化的认同感,则可以写“英文”(我试验过,但是,我仍然在妥协,即使写英文也在用毛笔,这就是妥协——对毛笔文化的妥协;同时,我发现我进入另一种规定性,开始接受西方文字的规训),但是,我发现,这些都不能使自己解放,如果要解放,则不如不写字。但不写字就解放了吗?我发现,即使不写字,我们的文化心理,仍在作为一种“思想范式”规定着我的思维活动,这是无法逃开的,既定的事实。ZHUYI兄的想法,颇有道家“以天合天”的意思,但是,那是不可能的,所以,道家的办法是:不断从文化的立场返回,一直返回到绝对的自然,所以,道家的言论是反对文学和艺术的,但是,道家的想法,不过是理想。因为道家思想本身,也是文化,他们反文化,是反儒家文化,但道家,同样在创造一种“思想范式”,如果这种思想范式被确立为主导地位,那么,它的问题同样很多。真正解放的书写,或许是原始人,象仓颉,直接“法天地”,造文字,没有参考文字,但是,他也不自由,他参考“鸟迹”。而仓颉造字,据说是集体的长期作为,仓颉不过整理集中而已。我们要直接法天地、自然,则一年也写不出几个字来,而且,也不会得到文化的认同。难道我们的文化是不好的文化?我觉得不然,西方人对他们自己文化的失望,比我们对我们的文化的失望,似乎还大些。我们的文化,已经遭受多次反对,新文化运动,文化大革命,第一次还算有破有立,第二次则几乎毁灭,我们现在应该同时看到自己文化优点和缺点,不能一味地反之。实际上,反我们的固有文化,一直是以西方启蒙运动后的“现代思想”作为参照体系(这个参照体系,也是“现代书法”理念的支点),这个思想体系的问题,现在已经暴露得很充分了。我觉得,儒家文化,是我们文化的核心和精华,也是世界文化中最优秀的文化之一(尽管有封建因素),要不,那些获诺贝尔奖的人怎么会集体宣言:“21世纪的人类要想生存,必须到2500年前的孔子那里寻找智慧”呢?“必须”,那是没有商量的口气。临摹,在明以前,多注重“临得象”,就是孙过庭所谓“拟之者贵似”。象李世民临帖,比较灵活,注意形势,但理论上“贵似”。宋人尚意,所以取神气,但是还是贵似。根据白谦慎先生的意见:到晚明一变,出现“臆造性临帖”,已经是把字帖作为一个自由发挥的支点,清代梁同书上承宋代的松年,多讲“自运”,到现代,更注重临帖中的意识的能动作用。这个临帖观念的变迁,不能不注意!我对这一问题的另外一个意见也是明确的。我一直反对把“取法乎上,仅得其中”的理论应用到到取法对象的选择上面去。因为我们一旦将历史上诸多的书法家或作品进行高低水平的排序,我们就会落入一个陷阱,就必须学那个我们认为是“最上的”。如果大家基本公认那个“最上的”是谁或某件作品,那我们就要一致性地区取法他(它),这会是什么局面可想而知。在取法对象上,我坚持是最合适的、最容易理解的。但,对于临摹不能由此活动本身取得一流的看法,也没有说服我本人放弃临摹。我感到临摹是一个文化的问题,但不应该是一个失去意义的现象。文化有共时性和历史性两个方面,具有群体性和累计性,不纯粹是变动性的。具体说来,就是临摹本身也有保留以往书法的某种因素的目的,使得自己的自我、新、原创性和被保留的东西融在一起。自己的自我、新、原创性如是仅仅附着在墨迹上,将失去这个文化。另,我不完全赞成临摹仅仅是继承形式(就像律诗中的平仄、对仗等等形式),因为形式也是在不断变动的。砚庄 回述zhuyi 观点:我原来有过这样的思想 - 单靠临摹实践本身是得不到自我的,单靠临摹实践本身也是得不到原创性的新东西的。有不能够从无中产生。自我,新,原创性的“有”,都是要针对我这个人才有意义的,因此它们不存在于过去。临摹不能实现这一目的。对一流作品的临摹最多只能产生二流的作品,一流作品之中必然存在着其无愧于被称为一流作品的本语言系统以外的因素的作用。但临摹,我感到是提供了一个工作环境或平台,它使得自我,新,原创性能够找到附着物。好像化学分子结构模型来源于梦境,但它是被化学家所想到的。学书法,为什么要临摹?(六)最后总结:试图把各位所讲的东西“直观”一下,因为很多人需要形而下的、容易理解的讲述:其一:临摹是个大概念,内涵与外延都挺丰富滴,因此要做个解析临摹(初)——基本技法与动作要领,有“动作模型”、“程式”和“得笔”等说法,这个阶段是必要阶段,是“平台”或基础; ——或认为临摹全无必要,这种规训将影响学习者的天性,使之失去一些重要东西,法心、法自然足矣临摹(中)——是一种体验式学习,真正接近古典、经典的必由之路,或者是提升书法品格、接近“中庸”理想的有效途径临摹(高)——另一种形式的创造,原作只不过是参照物或一个可以自由发挥的“支点”,作者已经在程式中,获得相当大的自由,可以直抒已意了。。其二,——按照主义兄的提示,关注一下有没有从不临摹而成功的例子,看临摹是不是唯一途径 ——关注临摹使我们失去了什么?? ——关注终生临摹而无所得的学习者其三,临与创是如何衔接的?? ——关注书法特殊性,书法与其他艺术形式学习创造过程中的不同 再想,点个位置先……

书法,可以从两个方面理解。一是从狭义的理解就是书写的方法,中国书法经过了漫长的演变,从最早的结绳造字到象形文字,再到真草隶篆各个书体的成熟。这其中,历经了无数先贤的实践智慧。既然是书写的方法,那自然会有技法方面的知识,包括笔法、字法、章法、墨法四部分。笔法,就是在书写实践中如何驾驭毛笔去书写的方法。字法,是指在真草隶篆每个独立的书体中,都有严格的结体规律,而作为继承必须要严格遵循规律。章法,是指在一篇文字中如何做到不同矛盾组的和谐处理。如大小、粗细、欹正、偃仰等,让一篇文字的组合在矛盾中统一、产生美感。墨法,自然就是用墨的方法。因为书法在创作实践中自然是离不开墨的,墨是黑的,但是通过加水、毛笔的调和后会在宣纸上产生“浓淡干湿枯焦”的变化。

从你的临作中看出,似乎还在正确的方法边缘摇摆,毕竟时间很短,在自学的情况下临到这个水平实属不易。随便找出你临的一个字和原帖进行比较,就会发现许多问题。如“有”字”,你临的点画和结体应该说已经很用功了,笔法技巧都有所体现,结体也已经非常认真对待了,但我们只要与原帖一比较,你就会发现自己的问题了,点画笔法的正确度、质感以及结体的呼应和节奏关系等都没有体现。这些问题,不是精临和通临的分界标准,也不是凭耐心认真就能解决的,一定要入脑入心,认真领会,只有真正掌握了正确的临帖方法才能化解。而正确的方法,除了多思、多看、多听,更主要的是多练,在书法临帖实践中不断积累经验,并化为自己对正确笔法的理解。这样才算掌握了正确的临帖方法,才能达到无论是精临还是通临都能收到真正意义上的临帖效果。祝进步!

二是从广义的理解书法就是中国的传统、文化的传承。因为书法的产生和演变就是中国文字的产生和演变的过程,中国文字从诞生之初就和书法接下了不解之缘,无法分割。目前我们从考古中可以确认最早的汉字就是甲骨文,而甲骨文也是我国文字的始祖。甲骨文一路经过了石鼓文、钟鼎文、小篆、汉隶(章草--今草)、魏碑(今草)、唐楷的演变而形成了今天的面貌。“六书造字”原理,不断的丰富了文字。同时,在广义的书法中,又可以作为考古学断代的重要依据,由书法所延伸出来的子文化更是层出不穷,如造纸、制砚、制墨、篆刻、石雕、木雕、木刻、花纹图式、印刷等等,这些都可以反映出当时的历史文化背景,为后人研究历史、民俗以及过去的政治经济文化提供了巨大的宝藏。

关于精临和通临,我觉得这是一个学习书法的方法问题。就拿我来说,从学书到现在,精临和通临基本是间或交替进行的。

书法是中华民族的核心文化,是国粹,是五千年文明古国的名片,是中国人对哲学、美学、艺术修养及思想境界的深刻表述。

首先,我认为刚开始学书的时候,需要通临贴子。之所以选择通临,是为了让自己始终保持着一种对临帖的浓厚兴趣,面对需要在十几、二十年的时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练笔才能达到一定境界的书法艺术,过程是痛苦、艰难而枯燥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们需要在通临过程中的变化,去提高临帖的趣味。同时,通过通临,我们也可以尽快了解并掌握全贴的特点。

狭义地讲,书法是以汉字为载体的,书法是书写文字之法,这个法则在秦以后汉字已经定型后要求必须有起笔、运笔、收笔三个程序,要体现无垂不缩、无往不收,藏头护尾、力在字中的笔法;要求实现方圆、藏露、粗细、向背、俯仰、曲直、挪移、提伸、开合、鼓侧、转拨、避让、忿争等用笔法则。这是书写之法。

其次,我觉得在通临的过程中,可以采取加强精临一些具有代表性和难度系数字例的方式,对通临的帖子进行精临,使自己临贴的水平达到精细化的效果,从而不断提高自己的书法水平。比如我自己会在通临的过程中发现某个字写得有问题,接着就会再写一遍,直到掌握。

书法是笔、墨、纸三者交融的互动,笔法、墨法及宣纸的秉性要熟悉和把握,这也是书写之法的基本要求。

而且,精临和通临必须交替进行,通临是基础,而精临是临帖技法精进的法宝。这就好比人们时常挂在嘴边说,细节决定成败是一样的道理。精临就是细节,是对结构、笔法的全面掌握,也是决定书法水平提高的关键所在。

“书为心画”。文字特别是汉字的发展史就是思想史。文字是思想的物质载体。

所以,我觉得精临和通临的顺序,完全在于学书过程中的个人体验。

书法是表现主体本质力量的艺术,是以自己的方式反映人的主体生命的艺术。通过线条结构展示生命结构,书法就成为了一种艺术。书法家作为创作主体的人,就是按照自己的生命意识有规律地用笔使墨,写就有生命意味的线条,从而将书法艺术展现出来,进而将内心世界展露给受众,感染受众。

谢谢你的邀请和提问。看你的提问,主要是:原来临摹不得法,现在求如何得法,得法就是精临。这个逻辑大体上对的。

因此,书法又承载了其丰富传递思想、交流情感的历史使命。天下第三行书《寒食帖》,布局造势、神采气韵通过线条的质感、力感、形态将苏东坡书写时的内心世界暴露无遗。《兰亭序》是王羲之在“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的情况下瞬间完成的。

学习书法,最好有专业的书法教师指导,但是,我们一般人都是因为喜欢书法,所以,是业余时间学习书法的,这就容易遇到学习书法的瓶颈,也就是学了一段时间,才感到原来学习书法真不容易。

因此上,书法是建立在规范笔法章法基础上的心灵展露和交流艺术,其法度是心性沉淀之法,是心性展露之法。

一般来说临摹字帖,有按字帖文章顺序一个字一个字临摹的,一直把文章中的,字写完,这就叫通临。有人说这叫抄书,这是不对的。

书法是后来有的词语,以前的就叫书,礼乐射御书数的书,我们管好的作品叫法书,后来才有书法一词,甚至一些国家叫书道。

还有一个方法,就是选字临摹,比较好一点的方法是,把同一类的字挑选出来临摹。比如,木字旁的一类,三点水的一类等等,这样分类临摹,到底哪一种方法好,我的,看法是自学就按照自己的习惯方法。

书法一词还是存在争议的,毕竟说到法似乎有些死规则,过于固定,机械,甚至背离了艺术性,所以叫书法,书道,都有问题,毕竟书法不是道。

如果有老师指导,就按照老师指导学习,基本上没有明显差别。

书法最基础的要素就是用笔,结字,章法,抑或包括墨法等。

作为初学入门的目的都是为了把笔法先学好。但是,无论哪一种临摹方法,学习书法的核心问题笔法要对,这样才能有精临字帖的基础。否则,精细不等于是精临。

而用笔主要笔法就是提按,为了防止笔锋转折时倒掉,为了铺开笔锋才有了提按的方法,古代叫蹲驭。

精临字帖,就是准确临摹。应该从一开始就精临。临帖起步很重要。如果起步是对的,怎么临摹也是对的。如果起步不对,就需要摸索很长时间。这是很多自学书法都要经历的书法学习过程。

结构,章法则主要是识势,裹结法,最主要的就是通过临帖来具体理解用笔,结构,而且每个书家都有不同的东西,整体来看大同小异。

如何精临?关键要学会笔画的分析。如果不会分析笔画,我们“看得到”就会等于“没有看到”。

甚至书法一定程度来说,是抒情的,是没法以固定的规矩规律来形容的。

所以,要学会看字帖,首先要会看笔画。

所以说书法现代的定义“是以笔墨纸砚为工具、书写汉字的一门古老的艺术方法”只能大致来说,实际上来说是不可轻易言传的。

事实上,我们很多书法普及的课堂视频,都在讲笔法,也就是笔画分析。但是,科学性和自觉性都不是很突出。

书法是我国所特有的一种艺术形式,是用汉字的线条来表现美的形式,必须依附于汉字而存在,其它文字都达不到那种表现张力!虽然书法必须写字,但写字不一定就是书法。

比如说,大家都知道,一个笔画是由起笔,行笔,收笔构成的。问题是,我们具体写字的时候,就会把分析起笔、行笔、收笔的意识给放松了。

书法的关键在于是不是表现出了美,是不是表现出了生命的张力。只遵从书写法度,而将一个个汉字写成漂亮的死字,也不能称之为好书法。好与坏的区别在于有没有神,这个神,就是生命的张力!

一定要记住,不管什么字帖,不管什么书体,也不管什么笔画,笔法的组成都是由起笔、行笔、收笔组成的,这是书法基础的基础,也是万丈高楼的第一层底子。

我们欣赏《兰亭序》,能够体察出王右军当时的酣畅淋漓;看到《祭侄文稿》,能够体会到颜鲁公当时的满腔愤懑;拿起《肚痛帖》,不禁要为张旭老先生腹中绞痛而着急;想到《寒食帖》,心中不免生出一种旷达之情!这些都是书法家通过文字的线条表现出来而传达给我们的,无一不是体现了他们当时的生命状态。或喜或悲,或怒或哀,都通过一副书法而表现得淋漓尽致!

这个底子打不好,你说怎么写好字?所以,如果我们临摹字帖不满意,怎么办?很简单,找这个字每一个笔画的起笔、行笔、收笔有没有问题,一找一个准!不信你试试看!

书法就其字面理解,顾名思义就是写字的方法,但又不仅仅是用毛笔写汉字那么简单的道理。它包括笔法,单字结构和通篇布局也就是章法。还包括落款和印章盖法。其中笔法最为复杂,篆书隶书楷书和行书的笔法各不相同,不同的书法家的笔法也不相同,所以笔法是初练书法的人面临的最为困难的一个阶段。其他部分可以通过历史古碑体和书法家的作品来吸取和借鉴。

当然还要附加一个“接笔”对不对的问题。接笔,就是下一笔对应的位置对不对。比如说颜真卿写的这个“碑”字。第一笔是横,第二笔是撇。那么这一撇的起笔在横的什么位置?一定要看清楚。然后是下面的“口”。注意写“口”要注意竖画的起笔在上一笔“撇”的什么位置。

书乃书写的表现形式,法乃通过古代书法家遗留下来的墓碑及作品风格临习中尊寻的法度,融入到自己的习作中体现独到的风格。

写完左边,右边“田”的第一笔竖画的起笔在“石”字第一笔的什么位置等等,一定要看清楚,每一个下一笔的起笔位置,就叫“接笔”。

对,书法及书写的方法。但要指出的是,这里的“书写”包含了笔墨纸砚的笔法与章法,这里的“方法”则专指汉唐时期名家的古法。这样的认识,对当今书法学习或赏析有不可或缺的作用,能区别自由体、美术体、江湖体、印刷体及丑书等。

下面我们就是说笔画的起笔、行笔、收笔的问题。

颜真卿的书法起笔、行笔、收笔非常清楚。问题是我们一定要清楚:

起笔有起笔的任务

行笔有行笔的任务

收笔有收笔的任务

接笔有接笔的任务

记住,一个笔画之中的起笔行笔收笔接笔的任务是不能互相代替的。

一定要看字帖!看字帖!看字帖!是怎么用笔的,你也怎么用笔。

书法最难是起笔和收笔部位。因为很多起笔和收笔部位都要“调锋”,在这个调锋点上。

我们的用笔方法是:下笔,稳住,调锋,推向行笔。再完成收笔。

起笔和收笔都有藏锋和露锋的用笔,具体看字帖执行任务。

例如,这个“书”字最长的一横,起笔,调锋以后行笔笔画有提按,收笔是藏锋。主笔书画起笔是露锋,收笔是垂露藏锋。所以,一定要分析每一个笔画的起笔、行笔、收笔。这是对照字帖最好的办法,也是非常准确的办法。

我们学习书法,最好按照字帖的用笔,这样就容易学会用笔,也容易把书法的基础打好。

如果把这个基础打好了,写字提高的速度会加快很多。因为,你这样临摹字帖,目的很清楚,也就是精临了。

万事开头难,我们踏入书法的第一步,确实非常不容易,但是,“四法”起笔、行笔、收笔、接笔的分析就是一个套路,这个套路你掌握了,以后临摹字帖,对笔法分析一眼就看出来了,所以,学习的进度也会很快的。

我看了你的书法习作,确实是很喜欢书法,有一种学习书法的热情。但是,大量的笔画都有问题。

除了上面说的,还有笔势有不对的。我们看看颜真卿的这个字。注意三点水起笔的笔势和收笔的笔势都不一样。如果马马虎虎,你就不会把笔势写出来。

例如“口”下面最后一横是有弧度的。这就是笔势。

笔势就是笔画行走的方向角度,以及空间形态。例如“浩”字的第二横,又有右上势,还有弧度。我们下笔之前一定要一眼就看出来。学习书法的过程,也就是训练这个本领的过程。

我们如果有这样是书法临摹,无论你怎么临摹,都属于精临了。因为我们可以比较一下,书法学习的教学有这样精确临摹学习的吗?

初学笔法,可以少练一些字,重点攻克笔法问题。如果笔法熟练了,就可以通临字帖的。

当然,字帖中具体的点、横、竖、撇、捺、折、弯、钩等等,都需要掌握具体的笔法,毕竟不是每一个横和竖的笔法都一样。你熟练掌握这些笔法了,写字也就很轻松了。剩下就是如何提高自己的书法视野了。祝你新年快乐,学习进步!

笔者谈到的是临帖里面的通临和精临的问题,再讲这两个问题前,我们先看看笔者的作品吧。

下图就是笔者的习作,整体看写的还是不错的,最起码的颜体外形已经出来了,笔画也比较厚重,应该算是入门级别水平吧。

下面以个人的观点,浅谈一下这幅作品存在的问题。首先,我们看一下作品中的横画,横画末端都会有一个很明显的疙瘩,这种疙瘩应该是向上方的趋势,而不是向下方垂落。比如“下、一、六”字等,除了这些,基本上的横画都存下着这些问题的。其次,我们再看看他写的转折笔画,每个转折笔画的拐角处都是很僵硬的,没有厚重感,就好像很脆的样子,一掰就断的感觉。比如”现、雨、满”等字。再次,就是结体问题了,比如“食、年、悲”字,结构很差!

▲作者习作

但是,由于笔者练的时间不是很长,写到这个水平已经是很可以了,不要和书法家比,只要和自己比就行了,看到自己的进步就可以了!

下面我在给大家说说通临和精临的问题。其实,临帖不只是这两种方法,还有读帖、背临、意临。

第一,通临。

通临就是通篇临摹,临摹整幅作品的方法。通临字帖最大的好处就是能把控全局,尤其是对章法和布局方面,是有很大优势的。而通临字帖最大的缺点就是笔画练的太少,导致线条质量差。

因为,通临字帖基本都是每个字一遍过,不停留的,这个时候更多关照的是字的大小、外形、字间距、行距的问题,几乎练不到笔画的质量。

▲颜真卿《多宝塔碑》

第二,精临。

精临字帖我认为是进步最快的临帖方法了。精临字帖最大的优势就是能够提高单字结构和单字的笔画的质量。最大的缺点是无法练章法布局,还有就是精临很乏味,会出现视觉疲劳。

精临就是单字练习或者是单个笔画练习,一个字或者是一个笔画都能写成百上千遍的,这样就能很深刻的记住这个字了,熟能生巧啊。

我有个书友,他临一个字帖,就花了两年多的时间,可想而知,学习书法的确是个慢过程。

▲颜真卿《多宝塔碑》

总之,我给笔者的建议就是,如果想练章法和布局,最好就是以通临字帖为主;如果笔者想提高笔画和字的结构,那就最好选择精临字帖;因为通临的记忆是最差的,精临是加强单字记忆力的最好方法了。

强哥浅谈,插图来自网络!

我学习书法已经有五年了。我认为临帖实际上贯穿于学习书法的全过程,很多书法大家终生都在临帖。至于精临和通临。我刚开始学书法时,精临邓石如的小篆千字文,有两年多时间。精临的好处是能够揣摩大师书法的笔法,字法,特别是线条的起笔,行笔,收笔的特点。对初学者非常重要。缺点是,临帖过程中感觉枯燥,乏味,甚至有坚持不下去的想法。每当此时,我会用宣纸按章法通临。通临有成就感,能提高学习书法的积极性。这样,精临与通临交叉进行,效果比较好。下面是我这两天通临的成亲王小楷《石阙铭》。

什么是精临?有必要作研究性的临摹吗?

精临指对碑帖作精细准确的临摹,要求达到形质和神采与范本相吻合。以行书为例:

临帖要理解研究的临,比如把每一个字拆开,部首、偏旁单独练习。

分析部首、偏旁在一个字中的揖让关系。

将不同的部首、偏旁加以组合,尝试写出新的结构。要符合该帖结构特征。

如果了解掌握了该帖的结构规律特征,对临帖和背帖以及将来的创作都有好的作用。

在对每一字,每一行作了精临之后再作通临,采取这种循序渐进,步步为营的方法,能提高临帖质量。

在通临时,重点放在大的空间布白.行气、节奏感、韵律、大板块的虚实变化,墨色变化,对字帖大感觉的把握方面。

邓散木先生行草学二王,遒劲秀逸,有中和之美,篆隶学萧蜕庵,古朴豪放,创立了草篆,楷书学唐楷为主,兼学北碑。

(下图为邓散木先生书写的书法作品,个人浅见,仅供参考。不当之处,敬请包涵。)

临帖习字就像吃饭,“求饱食,求营养,求品相”是三种不同的境界。

根据我个人的体会,临帖不是简单的对照书写,求其上才能得其中。至于通临并不是必要和重要的。选中字体,第一步就是选法帖,哪个版本,哪种印本,哪个书社都得结合自己需求。选好帖,接下来就是读,读帖不是念,而是领会的意思。读一字,读通篇,找共同,找不同,然后同类归类比对,原帖读,放大读,总之领会其笔法之要,点、横、撇、捺…的种种姿态,了熟于心再着手临写。先单字,后同类字,再通篇通鉴。

精临:细研各部,笔笔求准

对临:对照书写,不必求精,但不须入神。

背临:记忆摹写,力求还原。

意临:泛指多字及通篇。脱帖书写,还原贴貌,出神入画。

以上所讲都是最高要求,详细内容,有众多老师都在网上有所讲述,这里不再赘述。

笔者小楷(0.8厘米)

笔者草书四尺整张

笔者临赵孟頫汉汲黯传

笔者小篆心经

笔者小楷(0.5厘米)

并非笔者均能做到。抛砖引玉,仅供参考!

临帖是一辈子的事。王铎一日临帖,一日创作。

临帖要贪得无厌,要吃得原贴渣都不剩。

字数多的《多宝塔》,建议专项练。有点横竖撇捺折勾提等专项,要自己去分析抽象分类总结。

如“折”。折在贴有这些类型:

方笔折:西等。

圆笔折:有等。

衬肩折:月等。

搭接折:佛等

撇折:弘等。

横勾折:宝等

对典型字要精临。掌握了八笔画这些变化,自己可以试着拼凑写贴中的字,然后再对照。

这样会比通临要有效果得多。

如此一来,主动权在自我之手,只需洞悉人心了解颜真卿的习惯即可。

通临时建立在笔划与机构都成熟的基础上,为理解书法章法所做的学习。

我不赞成在笔划与结构还未成熟时,就进行通临。这样做会使你忽略逐个字学习的细节问题。

对于临摹,我的建议是先逐个字进行突破,而这个突破又不是一次或是二次能完成的,需要许多次再许多次的重复。这其中有个关键点,那就是,我们练单个字时,可能在一段时间后感觉自己已经非常好了,甚至可以比美法贴上的字了!那么好!你可以去练其他字了,但是,你一定要记住,经过一段时间后,你还需要返回来再去练这个字,这时你如果能感到这个字你还没有练好!那么恭喜了,你进步了,如果你感觉,你确实是达到了法贴的水平了!我就要给你浇冷水了!如果不是你再这段时间突破到书法家的地步了,那就是你没有一丝进步!继续练吧!

我练书法的观点是轻易不去做通临,除非你对书法的认识已经达到非常高的境界了,否则,通临的好处不大。

威尼斯人5139com,正如读书贵在专。先专注研究一门的精熟程度,到熟练掌握该门技艺,也就是所谓精一通百,正是这个道理。

临帖是每个学书人必须面对的第一选择,不论学习什么都要“取法乎上”,都要从最好、最规范的学起。我们学习书法,首先要临摹,练习写字先写到基本和字帖的高度相似。在这个学习过程中,我们基本能把用笔掌握到一定程度,其次结体也就有所了解,这样就有了相当的基本功。

宋代米芾《海岳名言》中有句:“石刻不可学,但自书使人刻之,已非己书也。故必须得真迹观之,乃得趣。”临帖、选帖也是学书开始最为重要的,我们也尽量选择接近真迹的最精良版本。

我们学习书法一定要先选定一种自己最喜欢和适合的书体入手,这样才可以专心致志坚持到底。选定之后就坚持练习,一直到把经典融会贯通,古代每位有成就的书法家都是从精一体而打下坚实基础,等有了相当根基后博涉百家,为我所用。

临帖习作,请高人指点。

中国艺术研究院书法研究院博导陈海良教授说:

笔法就好比是音乐中的1、2、3、4、5、6、7七个音级,在作曲家的组合下,可以变成一曲动听的乐章,如歌如泣。如贝多芬的《命运》就是这7个音级的最佳组合,达到了极致,达到了无法超越的地步。

篆书的笔法相对简单,如音阶的组合也相对简单,好比是:1、2或2、1,其丰富性是不够的,朴素的声响还不能组合成一个动听的乐句,遑论旋律?隶书笔法的组合已趋复杂,如同:1、2、3,或1、3、2或3、2、1,还有3、1、2…但旋律仍较简单,手法单一,重复的东西还很多,不能按自己的性情来随意组合,抒情性能在书写中,明显受到限制,如横画的“波磔”,基本上每个字中就要出现一次,像程咬金的“三斧头”,往复使用,黔驴技穷,易被识破,“编码程序”似乎简单了些。但是,这些书体的上乘之作,往往显示出朴素、简约之趣。行草书的笔法组合形式渐趋复杂,具体表现在魏晋时期,这一阶段是笔法组合生变的关键期,也是行书、行草、今草等书体全面成熟期。

随着审美理念的转变,人物品藻的盛行,书写艺术性的凸现,人性的自觉,笔法的组合如七个音级随个性、性情,在充满激情的节奏中,达到了梦幻般的程度,巧妙组合成动听的旋律,汇聚为生命的乐章。如同作曲家的创作愿望,不仅要把七个音级安排得如何稳当,更应如何抒发心中的情缘,或者说对社会、人生的感慨;歌唱家也不仅是把每一个“音”表达得如何准确,而是更加需要把自己激越的情感淋漓尽致地展现在高吟低唱之中,从而与观众有了心与心的共鸣。

魏晋时期的书法如同音乐(音乐哀乐论)也已走向了人性的自觉。七个音级好比各种笔法,这些笔法在时代的审美关照和艺术家各自遭遇的时间节点上,取精去粗,在情性的发挥下,按书体的具体要求及艺术发展的内在规律而顺势变通。当然,也有像《书谱》中的“五乖”、“无合”等因书写场合的不同也会使笔法的组合产生很大变奏,从而导致点画的变型,风格的变易。

可见,笔法的组合虽是因时、因地、因人而变,但自然生发是前提,并以节奏或弹性等在情感的统摄下进行的合理的组合,有的相对单一,有的较为复杂。在具体的书写中,正是不同的组合导致了同一作者在不同时期在章法上判若两人,也导致了同一时期不同作者之间的迥异风格,甚至还关系着不同历史时期书法审美理念的颠覆。

比如,王羲之的信札类,常用铺毫、圆转、提按及少量的顿挫来进行组合,其中,圆转、铺毫的并用,保证了点画的圆润、光洁,且铺毫是主笔调,提按则体现了点画的粗细及运笔过程的丰富性。如王铎,他的用笔就较为繁复。铺毫、圆转、绞锋、刷笔、提按、顿挫等相交替混杂或相融合并用,其中绞转、顿挫之笔几乎成了主笔调。从王羲之和王铎作品来看,风格几乎逆转。所以,在一件作品中很少有单个与单个进行组合的,而是一连串与一连串的相互组合,或者用武术动作来讲是组合拳与组合拳的连贯套拳,在王铎行草中随处可见这种巧妙的组合。所以,从外在图像语言来看,王羲之作品内敛、含蓄,王铎作品外露、张扬。当然,这种变异也有病态的表现。比如徐渭的狂态,笔法的组合应用在他的手下犹如“醉拳”,“醉态”下的组合就是失控,通过“狂态”来使得笔法及其组合产生一种浪漫的迹象,他往往在组合,凸出某一笔法,重复、加强使用,甚至是神经质的,以此达到颠狂的效果。这种颠狂与张旭怀素的狂草所体现的笔法组合是不一样的。

每当我们面对一幅行草佳作时,会被其强烈的节奏感所吸引,眼花缭乱。其实,这都是通过笔法的组合来发动的。有的内敛,有的张扬,有的颠狂,有的变态。其间的组合是一套连着一套,环环相套,起承转换间纲纪有序。不过,这也涉及到笔法与笔法间的纽带问题,也即“关节”,它是笔法充满律动和心性的关键。“关节是最重要的,更是“法”的显现。它可以使有机的部件组合,使一个个不同的部份链接,变成一个有机的系统,从而塑造出一个充满生命力的有机整体,也是最能体现作者对笔法的理解和对书法的修养,它是顿挫的体现,节奏的具体化。

所以,书法中法的体现,不仅体现在一笔一划的精准把握,更是体现在对各种笔法功用的了解及合理应用与组合上,“十迟五急,十曲五直,十藏五出,十起五伏,方可谓书”。因此,巧妙的组合往往是作者对笔法所起的功用、熟练的表达及最终效果等有着相当的体悟,也体现出对笔法与笔法间的配合关系,以及这种关系与书写材料等的关系,当然还有这些所包含的一切因素在章法组合中的掌控。

笔法的组合不仅使得书写本身更加符合人的生理机能,也由此导致了书体变异、个性风格的突出。有着书体间笔法呈主导方向的组合应用,更有作者个性化的自由组合,并在不同的场景中虽情性的变化而生变。尤其是当笔法的组合在情感、个性、材料、工具等的关系相交杂的情势下,更是笔法组合奇妙的开始,特别在一些经典性的行草书中,这种奇妙达到了巅峰。自魏晋以来,法的组合已没有固定的程式,随心性的流淌处在个性化的自由组合之中。法由情出,法由势出,法的组合更是复杂情感的外化,是为抒情言志的“造景”(章法)服务的,组合之法所显现出的丰富变化和律动就像动听的乐曲,有小桥流水般的轻快怡人,也有黄河之水天上来的奔腾浩荡的痛快与气势,让人荡气回肠。

不过,在当今书法创作中有着一部分先锋派作品,它们受西方理念的扰动,有的脱离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审美习惯,对传统书写法则作了过多的“破坏”,属于知法“犯法”的状态,想通过西方的形式语言来改造中国书法,这种法的变异、组合就不在中国书法的法的范围之内了。可见,法的组合还必须在中国传统书写法则之内才能来深入讨论。

总之,笔法的组合首先体现在书体上,每一种书体有着各自稳定的规律性组合特征,而这种规律是很难被打破的,否则就成了不伦不类的“杂体”,在书体的演进中这是一种自然的分化现象,今人想在此突破是不易的,古代的“过渡性书体”本身是一种淘汰性书体,它可以给我们以创作的启示,而不能成为时代的主体风尚。其次是个人风格上,个性风格是体现在情性化的随作者意志的自由组合,反映书写习惯、审美趋向、兴趣情致等,也反映出作者的书法修养,在受制于书体的前提下,随性情而对其进行有意取舍,并个性化地自由、和谐地组合,这是书法“形而下”的技的关键,是法的核心。如此,“千古不易”之“法”才成了“活法”。法才能成就书写的高度,灵光闪现,情有所依,显示出一种和谐的美。

本文由威尼斯人5139com发布于大家评论,转载请注明出处:【威尼斯人5139com】因为书法的产生和演变就是中国文字的产生和演变的过程,错的是临摹的方法出了问题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